第094章 晉升之禮,挺別致

    早朝來遲之嫌且不說,昌王黨人的彈劾就足以讓他楚囚對泣!他,哪里是去上早朝,分明是奔赴刑場!而昌王黨人早已磨刀霍霍,等著他去引頸受戮呢!

    電光火石之間,他決定將計就計。昌王黨人不是已經準備好利用天神之怒的流言,煽動人心,再向漠滄君主諫言廢太子、立儲君嗎?在他們眼里,東宮這把火終究是要燒起來的!索性就再給他們添把柴吧!

    當所有伺候的宮女太監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他開始把整冠、著袍等一系類動作放慢,慢到徹底錯過這次早朝,與此同時,他還在腦子里編造好了染上寒疾的他,半夜恣意醉酒后,貪睡不起,以至于錯過早朝,這種紈绔子弟慣用的笑聞。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那便是讓他們在自己身上找到足夠多的罪名。

    既然此去已是窮途末路,倒不如一條道走到黑,說不定真的會有否極泰來之效。這種破釜沉舟的做法,在外人看來,他們定會以為太子為解東宮燃眉之急,已經自亂陣腳,開始急病亂投醫。

    同時,他也要借此挑戰他父皇的極限。從前,他疑心深重的父皇并不完全信任自己,總是在擔憂自己有一天會謀權奪位,對自己始終有一份顧慮;如今,他卻勢要讓這種擔憂、這份顧慮在他心里越積越深,直到他無疾而終。

    徹底激起他做下這個決定的是,當他坐在那條御賜的座椅上,親眼看著他的父皇當眾頒旨加封漠滄無忌為攝政王,到那時,他才意識到,原來他的父皇連夜就擬好了圣旨,原來自他離開夜宴之后,他的父皇對他徹底起了疑心。

    他父皇的真正目的,不正是讓漠滄無忌與自己勢均力敵么?早朝之后,奉旨至摘星園中與之對弈,無非是想給自己提個醒罷了!

    在他回到東宮之后,石蹇便告訴他,東宮之中出了內鬼。于是,他才借日暮議政之機,讓石蹇配合他演一出戲,從而引出這個內鬼。

    如今內鬼就在眼前,他倒是十分震驚。

    “南宮冀,南宮家族后人,漠滄八年,高中頭名狀元,官至翰林院,漠滄十年,因南宮家族前朝丑聞被一朝揭露,慘遭貶謫,兩年翰林院一朝貶到漠北邊界,漠滄十二年,保釋歸朝,官至三品,漠滄十二年末,又遭人彈劾,貶至鄢州做太守,漠滄十三年至漠滄十五年,經歷了三貶三升,直至漠滄十六年,被漠滄君主選入東宮,做了十余年的東宮官。”

    睥著被緝拿的南宮冀,漠滄無痕不疾不徐一一道來,語氣頗是平靜。

    太子的話就像一柄劍,一點點戳破了他塵封的記憶,南宮冀怔怔坐到地上,滿臉皆是震驚之色,他無法想象,自己的過往竟被太子記得如此清楚!東宮官二十余人,論能力、論職位,他并非最佳,亦非前列,太子怎么可能記住了他?

    官帽在不經意間從腦袋上歪了下來,墜到了冰冷的地面,他心頭又是一震。

    “殿下!卑職什么都沒說,卑職什么都沒做!求您饒了卑職吧!求您饒了”

    “南宮大人,自己有沒有做,哎哎哎,心里還不跟明鏡似的嗎?”石蹇走上前,拱手稟報:“啟稟殿下,昨夜正是此人,于東宮一隅,與昌王殿下的人暗中勾結,并將東宮的消息透露出去。”

    “此乃誣蔑”被一個剛來不久的奴才揭發,南宮冀覺得甚是可惱,他本想著負隅頑抗,好好解釋一番,興許就能博得太子原諒,可當他冷不防地一抬頭,卻又剛好對上了太子威逼的神色,那些嘗試為自己開脫的詞,瞬間便滑至腹中。

    “哎哎哎,正所謂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南宮大人見東宮大勢已去,便急于投靠昌王,想來見怪不怪,只是你這未免也太過心急了吧!好歹也是十多年的官宦,竟如此沉不住氣,你就不怕被別人恥笑嗎?”

    石蹇搖搖頭,輕嘆了一口氣,臉上滿是惋惜與可笑之色。

    自小跟在恩師張通士身邊,他什么人沒有見過?朝廷中那些阿諛奉承的,攀附權貴的,倒戈相向的,早已屢見不鮮。天下烏鴉皆是一般黑,何況這是風人的朝廷,為官者本就不是什么善類,誰又會比誰更清明呢?這世道越亂,局勢演變得越是激烈,人心中的種種丑惡,就越容易暴露,東宮這個小朝廷,自然難以幸免。

    被石蹇揭露得體無完膚,南宮冀一時語塞,更不知如何接口,心中的悔恨早已筑起了萬丈高的城墻。

    “南宮冀,昌王給你的任務是什么!”漠滄無痕冷聲質問。

    眾目睽睽之下,已經沒有了反擊的可能,南宮冀早已不攻自破,事到如今,他也知道如實道來。

    “殿下容稟,十余年來,卑職只想步步為營,守住本分,擁立未來新主,搏一個錦繡前程,是卑職鬼迷心竅,聽信了宮中傳言,信了天神之怒,更信了昌王的話!他許諾卑職,只要自己在東宮與他里應外合,待東宮徹底失勢,他被立為儲君,便可保卑職余生仕途安穩。他要卑職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煽動東宮官,向漠滄君主上書,求廢太子!”

    聞言,整個明德殿開始一片沸騰,他們自詡出類拔萃、精通政務,沒想到謀算了半生,最后竟險些淪為他人手中的棋子!那些跪地的東宮官一個個抬起頭,或低語,或撕聲,紛紛朝南宮冀怒罵。

    借助外面的傳言逼漠滄皇廢太子還不算,讓太子自己的人也上書求廢太子,這該是多大的諷刺啊!太子這般罄竹難書,人神共憤,這太子之位想要不廢都難!漠滄無忌的心思果然比他想象的還要歹毒!此恨終是難平,漠滄無痕心中早已掀起了一片波瀾,這不由得讓他再次回想起漠滄無忌昨夜將他趕盡殺絕的畫面!

    這一樁樁,一件件,他定要他血債血償!

    李太傅沉默了良久,朝太子緩緩道:“不知殿下準備如何處置此等奸佞?”

    聞言,東宮官齊齊失了聲,將頭埋得越來越低,尤其是東宮官陳玄、傅荊和蕭之郡,他們的心中早已惴惴不安,就像法場上亟待開刀問斬的罪犯。

    害怕聽到必死無疑的答案,不顧侍衛利器的威脅,南宮冀瘋狂爬到太子足下,悲天憫人:“殿下!您既然記得卑職曾經的遭遇,那您必然理解卑職如今的苦衷!年少時的韋編三絕,才換得一頂烏紗帽,家族一朝落寞,卑職只想再次光耀我南宮一族,可這仕途卻偏偏多舛,三年之內,卑職一貶再貶,卑職卑職真的是貶怕了啊!”

    話至一半,聲卻哽咽。他抹了抹眼角的一把老淚,繼續道:“擔任

    東宮官一職,卑職始終都是提心吊膽度日,每每東宮臨危,卑職便要寢食難安,如今東宮江河日下,為了卑職后半生仕途順暢,為了我南宮一族之將來,卑職卑職真的沒辦法啊!”

    明晃晃的燭火,金燦燦的花枝,綠瑩瑩的美玉整個明德殿一片燈火輝煌、紙醉金迷的景象,只是那話音一落,卻說不盡如斯的凄涼!

    心中暗生惻隱,耳畔卻是良久的沉寂,有人忍不住顫巍巍地抬起了眸子,嘗試去看看太子是何反應,只見太子始終負手凌立著,緊接著,讓人為之一震的是,太子居然緩緩屈下了身子,伸手將落在地上的那頂官帽拾了起來。

    眾人的眼神也開始飄了起來,他們不解太子究竟欲意何為,心弦繃得直直的,呼吸也變得更加沉重。

    狼狽的南宮冀,看到眼前這一幕,整個人怔住了。他的心中先是一驚,后來便開始有些感動,他知道,太子向來仁慈,知道自己的不得已的苦衷后,定是原諒自己了

    緊接著,漠滄無痕拍了拍官帽一角染上的灰塵,隨后便俯著身子為南宮冀將之戴上。他一邊替他正著官帽,一邊淡淡道:“明哲保身沒什么不好的,但若不是明哲,那可是會引火燒身的!”他語調瑟瑟,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南宮官臉上登時露出一副居戚戚不可理解的神情,雖不解太子話中含義,但每一個字眼,落在他心里,卻是擲地有聲。再次抬眼時,太子已經背著他行至了明德殿的中央。

    他蟒袍長袖一揮,赫然轉身望向眾人,在他的身后,墻上一幀由金絲線勾勒而成的秀麗江山圖十分壯觀,與之相得益彰,恰似繁花綻放。

    “來啊!即刻備轎將南宮冀送至昌王府中,并代本宮向攝政王道一聲晉升之喜!”他正色道,同時朝窗外睥了一眼,雖然隔著數重宮墻,但他亦可感受得到,此時的昌王府估計早已高朋滿座、箜篌陣陣了吧!

    此言一出,南宮冀整個身子徹底癱瘓了,他睜大著驚悸的雙眼,背脊一陣冰冷,他不敢相信,太子竟然要將他當做賀禮送給昌王!昌王若是知道自己在東宮的身份已經暴露,自己已經失去了被利用的價值,他又豈能容他?

    “殿下,卑職后悔了!卑職真的后悔了!皆因卑職一念之差,中了昌王的圈套,鑄成了大錯!您再給卑職一次機會!卑職定會將功補過的!殿下”

    他聲聲懺悔,卻始終沒有迎來太子的眼神

    求饒聲散去,漠滄無痕陡然將目光掃向殿中的東宮官,清一色的官袍在他犀利的眼神中漸次跳躍,良久的審視后,他忽然道了一句:“本宮既然于你們有頗多怨言,也并非是儲君之選,如今東宮也大勢已去,已經走到強弩之末的地步,本宮只想提醒你們一句,懂得明哲保身,才有命可活!”

    “選擇擁護攝政王的,本宮可以親自為他舉薦。”漠滄無痕意味深長地朝東宮官們掃了一眼。

    東宮官垂著頭掩著臉上的各種神色。良久,東宮官傅荊眉目一定,忽然抬頭,斟酌道:“卑職想”

    聞聲,漠滄無痕朝傅荊眼神一凝,眼中忽然閃現一絲笑意,引手,叱。

    “拖下去,處死!”
排列五app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