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恨折金釵殺破狼

    突如其來的巨大轟鳴,以及隨即而至的刀光劍影,讓長宴上漠滄皇室和黎桑要臣以及場下的賓客停止了手頭各異的動作,臉色煞白。他們的視線同時投向熾云殿正中央,但在紛亂人影的遮掩之下,根本看不清那里發生了什么。

    一直等到一具具尸體轟然倒下,重重砸在纖塵不染的紅毯之上時,眾人才如夢初醒這似乎是一場幻覺。

    承翰宸兮樓走水已經引起一片轟亂,仇人出擊是早晚的事,只是選擇在心腹之處空降熾云殿,并冒然襲擊漠滄天子,這未免也太過囂張!

    “救駕!”漠滄無忌最先反應過來,大喝一聲,往前跑去。

    聽到混亂聲,長宴上的黎桑要臣開始按耐不住,三三兩兩長袖掩面決定冒著潑天的風險移開座席,再趁機逃出去。

    可他們是今夜的重要籌碼,漠滄皇豈會放過他們?

    只手一揮,長席兩側的守衛齊齊拔出彎刀,將之架在這群籌碼的脖子上,鋒利的眼神如同刀光般,死死鎖住每一個籌碼,勢要逼得他們無法動彈。

    守衛語氣里滿是狠戾:“太子夜宴,擅離者格殺勿論!”

    黎桑要臣們登時面色一僵,雙手顫顫巍巍,一次次扶著額頭,根本擦不凈豆大的汗珠,他們此刻縱有千萬種求生的和與敵人廝殺的沖動,但在面對刀鋒的犀利時,都顯得孱弱無比。

    拯救他們的會是誰?毀掉他們的又會是誰?飛馳的目光,穿過密集的人群,他們急切尋找著那個關鍵的人物!

    赤手空拳殺出了一條血路后,將離飛踏著一具具鮮活的尸體一路向北,直入長宴大廳。十六根紅漆大柱矗立其間,上蟠虬龍,一對緊張的怒目透著世間最毒的惡意,直勾勾望著每一個膽敢與之對視的人!

    惡龍雖毒,他卻要比惡龍毒三分!他橫眉厲掃,以最快的速度尋找目標,炯炯的眸子像一道閃電,將堵在長宴大廳的守衛逼得一退再退,不料,迎面而來的卻是漠滄無忌!

    “來者何人?”漠滄無忌獨擋一面,叱問。

    “神將司將離!”將離并未正視漠滄無忌一眼,擒賊擒王,他的目標只有漠滄皇!

    聽見熟悉的字眼,漠滄無忌好像想起了什么,神將司金鏢允人囚奴,原來是他當初平王在風塵府以太子秘聞換下的囚奴!漠滄無忌忽然有些惱怒,沒想到,當初他因一己私利放過了線索,如今竟引火燒身,釀成了大錯!

    不過,從眼下的局勢來看,目前闖殿者只有他一人,小小蚍蜉,成不了什么氣候!鋒利的狼牙露了出來,漠滄無忌輕蔑道:“擅闖者死!”

    “嘶”漠滄無忌話音剛落,霹靂之音破空而來,一個彈指間,將離鬼魅般的身影,直搗漠滄無忌,一招致命的江湖鎖喉扣使得爐火純青,瞬間讓漠滄無忌全身都變得僵硬,不敢動彈。

    眼神再次逼向那群退縮的守衛時,漠滄皇終于出現了!

    這群家伙真是極不爭氣!身后的邱內官搖著浮塵上前一斥:“還愣著干嘛?即刻擒拿反賊呀!”

    一聲令下,所有守衛猶如被驚醒的野獸,一個個爭先恐后,撲向將離!

    見狀,將離順勢一拽,兩道眉幾近要皺在一起,嘶吼之中,漠滄無忌被他一把扔向前方敵群,輕而易舉便干倒了好幾個來不及閃躲的守衛。

    見到這般猛虎下山之勢,長宴上觀望的人開始急促不安起來。此時,所有的仇奴早已驚跪一旁,包括數十個原本在長宴兩側伺候的簪花侍女,她們將頭埋得極低,手中仍舊攥著一面剛剛上完佳釀的承盤,不容察覺的是,她們的眼神其實紛紛都朝著一個方向,像是在等待一個指令。

    忽然,最靠左的一個侍女抬起頭,眼中閃過危險的信號,緊接著,其他侍女眼神一定,起身的同時負手飛出一只只承盤,目標一致。

    毫無疑問,她們是此刻離漠滄皇最近的一批仇奴,漠滄皇就佇立在長宴之尾,要刺殺漠滄皇,極其容易!

    一個彈指間,十多只承盤幻化成一件件武器,齊齊朝漠滄皇的背影打去,奇怪的是,所有承盤還沒中的,便在中途被什么擊落!緊接著,便翻起了一片七零八落的聲音。

    侍女們不禁陷入一片吃驚與困惑之中,應變能力極好的侍女,極其不甘似的,趁著漠滄皇轉向身后之際,一個箭步,直直飛向漠滄皇,咫尺之間,她們的手中幽地閃現一柄泛光的匕首,眼看匕首就要刺向漠滄皇的要害,腦袋卻一歪,雪白的頸上,一條血線露了出來。

    隨后便是尸體和匕首接二連三倒地的聲音,匕首本該插入敵人的心臟,如今卻落在了敵人的足下,她們真的好不甘啊!倒在地上的那一刻,她們多么想拾起近在手邊的匕首,完成最后一個心愿,只可惜,她們再也沒力氣了,含著諸多遺憾,她們慢慢地闔上了疲倦的雙眼,那本是一雙雙秋水剪瞳,此刻卻浸染著鮮血!

    見到這鮮血淋漓的一幕,其余侍女嚇得倒在地上,連連搖頭,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絕望的淚水掙脫了眼眶的束縛,化作一劑腐蝕性的毒藥,將美玉般的容顏寸寸凌遲。

    負隅頑抗若是以慘敗收場,迎接她們的厄運便是,一個個引頸受戮!

    漠滄皇始終面不改色,他朝身后輕輕一揮手,一群守衛立刻沖了上來,將長宴之上所有包括侍女在內的仇奴一并刺死!

    包括季青云在內的黎桑要臣親眼看著她們在自己面前一一死去,心中猛然一驚,滿腹惋惜之情,最后化作長長的注目!

    與此同時,允人的猖狂之態徹底激怒了漠滄無忌,漠滄無忌擺了擺僵硬的脖子,極其陰森的臉上,丑態畢露。越是這種情況,他越是清醒,既沒有被敵人所恐嚇到,也沒有被仇恨蒙蔽雙眼。

    他朝身后快速地望了一眼,發現熾云殿中除了見勢作亂的仇奴外,并沒有闖入其他的仇人,這一點,不得不讓人懷疑。允人單槍匹馬送入熾云殿行刺,必然是受黎桑殘余勢力之命,根據特殊的設計,熾云殿易攻不亦退,想要在熾云殿刺殺豈非易事?那么,如此重要的任務,他們怎會只依靠一個殺手來完成?真正的黑手會是誰?他們會在哪里?

    漠滄無忌眼珠子一轉,突然想到了什么。

    “父皇,蚍蜉單刀直入,其背后定有主謀,兒臣愿即刻帶兵緝拿主謀!”情急之中,漠滄無忌上前主動請纓。

    漠滄皇長吟一聲:“好,緝得元兇,朕定要將他們碎尸萬段!”

    勢氣如虹,不由讓漠滄無忌心中振奮,他得了令后便轉身而去,飛快的步子剛行幾步,耳畔忽然傳來另一道命令。“來人!速速加派一隊狼衛至東宮,務必要確保太子的安全!”

    兩個不長眼的守衛登時被他

    一掌擊開,漠滄無忌驟然加快了腳下的步伐,披著一席翻飛的黑色錦袍,不一會兒便從正門出了熾云殿。

    烏云在黑壓壓的空中翻滾,凄厲的寒風撲面而來,漠滄無忌邊走邊施令:“傳我命令,即刻封鎖聚龍城,全城緝拿反賊,但凡放走一個,我定讓你們活不過明天!”

    緊急的命令融在一片狂風之中,語調更顯冰冷,聽得直叫人瑟瑟發抖,不敢有任何滯緩,更不敢出任何差池!

    滄狼引來馬匹,在一聲怒吼聲中,漠滄無忌跨著馬,領著上百個風人,迅速包圍了整個浮屠宮。“給我搜!挖地三尺也要將蚍蜉緝拿!”

    狼人全城搜捕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黎桑太子等人的耳中,與此同時,蟄伏在熾云殿外圍的黎桑太子再次收到從熾云殿中地下宮殿傳來的情報:“熾云殿中有伏擊,速退!”

    “皇兄,將離已經動手了!咱們是時候動手了!”黎桑鳳鈺身著一襲雪色斗篷匍匐于雪野之中,她朝不遠處的熾云殿正門望了又望,入門增援的風人一批接著一批進入,可想而知,此時熾云殿中的狀況有多么慘烈!

    催了半晌都沒有得到黎桑非靖的回應,黎桑鳳鈺轉頭直逼道:“我們不能再等了!寡不敵眾,將離在里面撐不了多久的!此刻出擊勝算最大!”

    仇恨早已噬心,所有的不甘與憤懣無處可泄!被黎桑鳳鈺逼得忍無可忍,他盡力克制內心的怒火,陰著臉極其可笑道:“寡不敵眾?寡不敵眾他還敢擅自闖閣!他不是挺有能耐的嗎?有能耐就讓他打唄!如今中了狼人的陷阱,總不可能讓我們和他一起陪葬吧!”語調瑟瑟,猶如冰錐,可戕人!

    “出密道之時北水南來就告之與你,今夜狼人陰謀深重,刺殺計劃不可實施!你明知如此,卻還是沒有選擇撤離,眼下你既不打算攻破熾云殿,那么皇兄又為何要久久蟄伏于此?”

    “呵呵,如今看來,原來皇兄是在拿將離作誘餌啊!如今得知熾云殿中有陷阱,你是不是徹底死了復仇的心?”

    心中的諸多執拗與不解猶如洪水,閘門初開,便一發不可收拾!雖然黎桑非靖的真實想法她已經猜到了一半,但等他含沙射影般說出口后,黎桑鳳鈺徹底對他寒了心。

    聽到黎桑鳳鈺這般唐突的言語,黎桑非靖不禁冷笑一問:“你是不滿于我的決策,還是不滿于我這般對將離呢?”

    被他冷冰冰的黑眸盯得甚是可惱,黎桑鳳鈺冷冷質問道:“是你說過將離是我們目前唯一可信和可用之人,如今你對得起自己說過的話嗎?”

    “那是數日之前說過的話,與現在有何干系!”黎桑非靖冷漠道。

    遠聽得熾云殿的狀況越來越亂,黎桑鳳鈺無意再與他辯駁,她只問一句:“熾云殿,今夜你闖還是不闖?人,你救還是不救?”

    “為一個已經毫無價值的人鋌而走險?堂堂黎桑公主,不該說出這種話!今夜他威脅北水南來在前,擅自闖閣啟動終極機關在后,一步錯,步步錯!沒有誰可以救他!自求多福吧!”

    黎桑非靖冷著眼說著,隨后便引手喚來一個士兵:“傳本宮命令,即刻撤退!從屠蘇池密道原路返回!”

    聽此,心沉冰海,掙扎不止,黎桑鳳鈺不計后果拉住了黎桑非靖,搖頭抗拒:“不能退!”

    “即刻傳令下去!”黎桑非靖重重呵斥!
排列五app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