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楚歌起,動十面埋伏(三)

    整座浮屠宮此時變得極為明亮,如同一顆璀璨的星辰在夜幕綻放,居高臨下睥睨著塵世。四周冉冉飄起的天燈與它的光芒遙相呼應,嫣紅的宣紙內,熊熊火焰當飛雪四落時各處光影掩映。

    站在高處的觀賞者可以清楚地看到,此時九辰閣的第八層外,一黑衣男子頂著簌簌的飛雪整個身子皆懸在高空之中,一雙被貂皮錦衣緊緊束著的長臂,猶如一對穩固性很好的金鉤,將他矯健的身形一點點往上牽引。

    冰冷刺骨的白玉欄桿之上,一層層厚厚的積雪從他手心零零碎碎飛泄而下,順勢劃過他冰涼的臉頰,循著碎雪飛泄的方向望去,怎料,那碎雪轉瞬即逝,目光所到之處,是一片深不見底的寒淵!

    風人們張口結舌,被眼前的畫面所震驚,他們何曾見過這等景象。被浮屠宮曠世的奇景所震撼,他們只把那人當作是奇景的一部分。伴隨著九層樓閣,外圍光芒忽明忽暗,四角飛檐鈴鐺搖曳,彩繒飄飄,流光溢彩,他們皆是如癡如醉。

    然而有些仇國的老百姓似乎忘不了十多年養成的習慣,素面朝向浮屠宮,接二連三地跪拜在地,口中反反復復地念著:“萬佛圣臨,保我太平;萬佛圣臨,保我太平;萬佛圣臨,保我太平”

    亦有些百姓痛哭流涕,悲聲如笳,厚重的雪地一寸寸陷下去,皆是因連連叩拜所致,他們口中念的皆是一長串讓人聽不大懂的佛偈,其語調悲涼,更似杜鵑啼血,顯然,他們都在為自己死去的親朋好友虔誠悼念著。

    絲絲透風的襤褸薄衫被漫天的風雪無情地肆虐著。年少者,因雪白頭,垂垂老矣;老者,雪鬢曳杖,行將就木。

    然而,這一幕幕皆隱于暗處,周密得不易讓人察覺。雪虐風饕中,肅穆的佛光一次次將一片虔誠與悲思指引而去。回應他們的,唯有鈴鐺發出的一陣陣幽咽聲。

    一刻鐘之前,處在九辰閣第二層的將離,可沒有外面那些風人那么興奮。

    離開地下宮殿后,他信誓旦旦準備直接飛上第二層、第三層第九層,但怪誕之處就在于,九辰閣的外部結構甚是詭異,一至八層,其外部毫無落腳之處,皆是封閉式結構。

    加之地下宮殿開始運轉之后,整個九辰閣內各處錯綜復雜的機關都開始被帶動,這使每一層內部的情況變得更加復雜。將離并不太熟悉九辰閣的具體構造,所以一入樓閣宛若到了一個錯綜復雜的迷宮,而且這迷宮還在時時運轉、變化。

    同時,他面臨的亦是北水南來召喚而來的殺手。但,從攻破十八羅漢陣到拳打蒙面大內高手,這群殺手完全不是將離的對手。不一會兒,他就闖到了第八層,從看守第八層的僧人口中得知,第九層的入口機關重重,且看守第九層的人的數量眾多,思及連闖數層,體力已耗費了不少,而且當務之急是啟動終極機關,若一直被北水南來的人反復拖著,恐怕要錯過刺殺漠滄皇的最佳時間,索性避開第一入口,從第九層的絕命欄桿上進入第九層。

    將離努力睜圓獨眼,從絕命欄桿上翻身而上。初入第九層,唯一值得欣慰的是,第九層封閉性十分好,其內部要比外面暖和許多,不必在風雪凄凄中抗爭。但進入第九層后,他很快便發現自己的身體狀況很不樂觀,在幽邃的長廊上跑上幾步,不得不停下來喘息,畢竟在幾番廝殺后再進行空中攀巖此類高危活動,縱是鐵打的身軀,此刻也是強弩之末。

    將離很擔心這樣的狀態沒辦法與第九層的守衛和和熾云殿的風人對抗。方才第八層的那群守衛一提及第九層的事情,一個個皆面色驟白、聞風喪膽。不管是不是對方使的詐,但第九層既是終極機關所在的位置,那必然也是最危險的地方,若是與第九層的守衛正面交鋒,在這種復雜環境下,他們只會如魚得水,自己的勝算就會很小,必須要

    調整策略才行

    架空層橫斜交錯,墨藍色的水墨底圖之上,藏匿于碧荷之下的金色雙魚濃情似水隱隱躍然紙上,特殊的紙張在燭火照不到的地方泛起了薄薄的光暈,那光暈如冷月的光輝在一方圓圓的老井中泛起的一抹清淺的漣漪,細細一看,那繾綣纏綿的雙魚變得有幾分靈動。

    悄然間垂眸下視,腳下倒映著的光圈邊緣,竟有兩道魚尾黑影無聲無息地搖曳著,驚異使然,再次溯源而上,抬眸之際,那色彩鮮明的雙魚竟徹徹底底地消失了!

    將離垂了垂沉重的眼皮,又晃了晃腦袋,試圖讓自己清醒些。倚著流光溢彩的紅墻,循著逼仄的通道蜿蜒而上,龐大的架空層將本就不怎么光亮的通道罩得十分漆黑,穩重的步子也因此輕盈了許多。

    確認四處暫時無人,身子一縮,貼著地面翻越過長廊,最后,將離負在一根巨寬闊且滾圓的紅柱上,臨時的倚靠讓他暫得喘息的機會。

    同樣尺寸和數量的紅柱每一層皆有,刻有佛蓮的欄桿和九十九根紅柱圈圈繞繞,將每一層閣樓內部的環形通廊圍出了一個巨大的圓。這種源自南靖的圓形土樓式建筑皆是由上好的百年古木和琉璃瓦建成,封閉式的結構有利于抵御自然災害的侵襲,對阻止敵人蓄謀入侵也起一定作用。

    將離仰起頭來,向上看去,一片浩瀚的夜空像是被束縛在一個環形之中,無盡的飛雪從天而降,那閣樓之頂又仿佛是被人覆手蓋上了一個深不見底的鹽罐子,那鋪天而來的雪就像是或細膩或成片的白鹽,正肆意飛灑著。

    此時從一至九層柱子上所有的紅燈皆被點亮,而距他幾十尺高的上空,有序設立在最外層飛檐上的小佛像,輪廓被照得清晰可見。這些佛像姿態與神色一致,皆是高高直立且怒目含嗔,匪夷所思之際,視線再落到近處。

    果然,無獨有偶。第八層鋪展而出的琉璃瓦層層疊疊,在皚皚白雪的映襯下,晶瑩剔透,像美人留下的眼淚。其外層的飛檐上也有著一尊尊小佛像,只是這些佛像的姿態與神色與第九層截然不同,他們皆同時彎腰俯視著樓下的一舉一動,雙唇未緊,倒像是在吃驚什么。

    旋即,同眾佛的視線而下,第七、第六第二層的飛檐之上皆有類似的佛像,由于角度與距離的緣故,其模樣難以再看清,唯有璀璨奇幻的熾云殿被層層雪幕埋在一片深谷之中,其間的撲朔迷離,明亮時像噴涌而上的流光,將整個樓照得恍如白晝,幽暗時像一朵披著黃昏最后一抹霞光的佛蓮,盛而即聚,徐徐斂去所有光輝。

    對線索的遲疑壓過了對盛景的震驚,將離回過頭極力思忖著,那一尊尊神態各異的佛像無疑是他目前遇到的最大疑點。

    浮屠宮的建筑與南靖某些建筑頗是相似,其建筑的某些原理他亦有所耳聞,如果按照相同的原理推測,那么這些佛像的作用顯然不是用來引槽排水的,因為這些傾斜的琉璃瓦已經是天然的排水通道。

    會不會是單純起裝飾作用呢?憑他一路所看到的各種奇奇怪怪的景致來看,這些同樣奇怪的佛像,用來做裝飾性的可能性也是極大的。

    線索就這么斷了。將離兩手無力地癱在地上,太陽穴正隱隱作痛,逼得他不得不暫時闔上一雙負重累累的眼睛,然而,腦海卻仍舊在飛快運轉,方才所遇的一幕幕皆在倒放佛蓮盛放,流光匯聚成點,飛雪如水倒流回天際,月掩月出,云絲在飛快漂移。

    九十九根紅柱。

    畫面定格在九十九根紅柱那一瞬,將離雙眼旋即而開,回頭再環視了一遍那些然不動的紅柱,一次次確認,這些紅柱的最頂端正對的正是那些小佛像,如此說來,那么每一層的佛像也是九十九尊。

    這座樓閣本就龐大,由九十九根紅柱支撐著,這一點也不奇怪

    ,可若是這佛像的數量為九十九尊,那意思就不同了。

    在他未出生前,佛學便在南靖民間流傳著,作為南靖允人,對于佛學的一些說法,他并不陌生。深奧之處,他雖難吐一二,但有一種民間常見的說法,他記得很清楚。

    佛語云:九九歸一,終成正果。

    所有的佛像雖形態各異,但只要仔細一看,可見,他們正對的方向,其實皆匯于一點,如果從每一尊佛像身上牽引出一根線,那么所有的線最后都會交織在一處熾云殿。

    這些佛像不像是裝飾,更像是機關。

    那么,控制這些小佛像的機關究竟在哪?

    將離不禁仰頭將第九層的格局再次環視了一遍,眼中的困惑猶如紛紛而下的蒼雪連綿不絕。

    當眼神掃過樓上那排閣樓時,一道人影驚現。定神一看,那人甲衣加身,連衣的帽子遮住了他整張臉,這樣的服飾將離并不陌生,那應該是潛藏的守衛。

    將離收回視線,大腦飛速旋轉。遲疑之際,誰料,一雙鷹眼早已將他牢牢鎖住,整個身子雖藏匿于紅柱和漆黑之中,但此刻已然暴露得巨細無遺。

    只怕,那黑甲衛早已發現了他的蹤跡。

    不再猶豫,將離心中暗暗一定,倚著柱子將重如石泥的身子支起,然后再走出柱子外緣,仰頭朝那黑甲衛大吼道:“將離在此,我們來做個了斷!”

    聲音在樓閣里回蕩,久久不散,可是卻沒得到任何回應。

    將離本來想用自己為誘餌,把黑甲衛引誘下來,可顯然對方沒理睬他。

    不肯下來,這其中定然有鬼。無奈只能咬緊牙關,定了定神,腳蹬著欄桿,依附著柱子,攀上了上一層的欄桿,再順勢一個翻轉,不一會兒便躍到了上方,動作一氣呵成,毫不拖泥帶水。

    最后的落腳點是通廊,抬眼輕瞥,正對面的黑甲衛似乎準備逃走,于是循著環形通廊,將離追了上去。

    雙足猶似馬作的盧飛快,眼看二人一前一后的距離約拉越近,此時,那黑甲衛竟停在原地,手中忽地飛出一只鉤子,莫約十八尺長的弧線一閃而逝,那鉤子牢牢地附在了上一層的欄桿之上,仿佛蜘蛛吐出絲線。

    還未等將離追上,那黑甲衛便借鉤子引出的隱線飛上了第九層最后一層樓閣。

    深邃的眼眸再次暗了下來,將離死死鎖住目標,踩著扶欄再次憑空而上,試圖越到上方。

    不料恰逢熾云殿的光芒暗了下去,整個燈樓似乎都發生了變動,落腳之地一錯,讓他突然腳下一空,差點跌下去。

    虧得將離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一條垂吊下來的紅綢,整個人幾乎吊在半空。

    他把事先準備好的金鏢咬在嘴里,騰出另外一只手來,左右交替攀爬,勉強爬升一點之后,身子再一點點擺動,在半空蕩到最近的一根紅柱上。

    兩腿抱柱,將離重心剛穩,那紅綢便不堪重負,拽著上面的幾盞燈籠,嘩嘩地順著第八層的琉璃瓦一路下滑,最后跌落到燈樓底部去了。

    此時,將離已經順著柱子飛上了最高層,腳下又是一條環形通廊。他把金鏢重新扣回手中,朝著黑甲衛遁形的方向走去。他把腳步放輕,屏住呼吸,盡量不發出響動。可當他一剛行幾步,頭頂一道寒光突如其來。幸虧將離早有準備,把手中的金鏢飛出。

    那金鏢本是一只,在樓下光芒的影射下,飛出去時卻幻化出了十多個小金鏢。

    黑色防衛斗篷一掃,真正的金鏢登時被劈落在地,而將離則趁機躍出危險地帶,準備再次使出金鏢。

    蟄伏在通廊頂部架空層的黑甲衛因為急于防衛,重心一失,從架空層的橫梁直直墜落到通廊上,幸得一個矯健的后翻滾,避開了將離飛出的鋒芒。
排列五app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