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大夢初醒

    漠滄無塵慢慢將視線往下移,三千青絲宛如瀑布,一瀉而下,遮住了旖旎的畫面。還沒來得及細看,漠滄無痕已經飛快地圍上了澡巾。

    雙珠池上空,漠滄無痕頎長的身影一躍而下,宛如游龍。而漠滄無塵那雙好看的桃花眼勾魂攝魄,染著火光,直勾勾地盯著他。

    終于,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發熱的身體,轉瞬潛入水中,矯健的臂膀靈活地滑動,一直滑向池中央,滑向那道動人的風景。

    漠滄無痕頓了頓,看著遠處撲來的身影,就像一條騰空而來的飛龍,嘴角浮出一抹淡淡的笑。飛龍還未到,他這條強健有力的龍已經沒入水中。

    突然,池中央水花四濺,像一朵朵綻放的冰花,池中的一些水顯然已經溢出了池畔。漠滄無塵本想伺機撲在四弟身上,再用雙腿緊緊纏著他的身子,讓他動彈不得。沒想到,竟撲了個空,還嗆了口水。水面之上,一張濕漉的臉龐突然勾起一抹失意卻誘人的笑。

    漠滄無痕漸漸潛出水面,雙臂上的肌肉一塊塊剛勁有力,幾塊吸睛的腹肌,曲線分明。漠滄無痕好奇地環視著四周,發現水面波平如鏡,二哥的身影已經不見了,正當防御卸下的時候,身后突然好像有一堵厚實有力的墻壓在自己身上。

    漠滄無痕正想回頭,自己的脖子已經被二哥鎖住,兩只修長的臂膀盤桓著,占據著自己露在水面的肩。

    “二哥,都多大了,還這般調皮,莫非二哥想與我切磋切磋武藝不成?”漠滄無痕顫了顫沾著一滴水珠的眉,笑著道,“還不快把你四弟放開。”

    漠滄無塵狡黠一笑,得意道:“四弟,你逃不掉的,乖乖束手就擒吧。”漠滄無塵把自己冰冷的臉龐湊到四弟耳邊,緊緊貼在上面,他能感受到他臉上的溫度和脖子上脈搏的跳動。

    漠滄無痕突然定在那里,觸著溫暖的池水,他忽然想起了小時候在漠滄溫泉山的場景。

    那時的他,并不知曉為何在他身邊的人都躲他躲得遠遠的。他記得他和一個叫小林子的小太監玩得特別好,后來有一段時間,再也沒有見到過他,再后來聽其他宮女說,小林子被他的母后活活打死了。他哭著去問他的母后,結果卻被一句“為了皇兒好”給堵回來。

    他想不明白自己的母后為什么如此殘忍。他只想要和其他的孩子一樣,擁有一份簡單的友情。別人覺得他擁有一切,羨慕他養在父皇母后身邊享受著世上最深的寵愛,羨慕他眾星捧月的樣子,可他覺得自己什么都沒有,他的心始終都是冷的。從那時起,他開始沉迷于經綸,開始愛上詩詞,開始愛上音律,而這一切都是不由自主的。就這樣,當其他的皇子開始專研于各種騎馬射箭時,而他已經戀上了詩中所描繪的秦淮。

    “秦淮”二字,仿佛是前世的指引,讓他念念不忘。興致使然,每年他都命人去黎桑的沐雪城甄選那里最好的畫師和樂師,再把他們招致漠滄東宮,向他們學習技藝,并讓畫師繪制大量秦淮的山水畫,掛在

    寢宮。沐雪城自古以詩詞聞名,是個人才輩出的地方,他總認為,既不能親睹盛景,那么這些來自沐雪城的才子佳人便是黎桑最好的象征,如此倒也可以窺見天光。

    后來,父皇決意舉兵攻打黎桑,進攻秦淮。七歲的他,在大殿外的雪地中跪了一夜,只是為求父皇收回成命,他想讓父皇止戈消戰。但是,雖然向來都是自己要什么,父皇就會給什么,唯獨遠征六國是父皇答應不了的,是他如何哀求都無法觸動的。

    從那時起,他開始認識到他的父皇是個殘暴的君王,整個皇室都活在勾心斗角與算計之中。也正是從那個時候起,他明白為什么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他的原因,因為他的父皇早就下令,“靠近太子者死”,只是他明白的太晚。一旦有人靠近他,就會被父皇母后認為,有人蓄意利用太子、勾結太子。這就是他所看清的皇室,除了權謀,其他的都慘無人性。

    但是,最讓他覺得能夠得到一口喘息的地方便是,漠滄溫泉山。二哥經常會帶著自己在溫泉山游泳,嬉戲。那里沒有所謂的權謀,那里只有最純真的樂趣。

    如今,轉眼之間已經十多年了,在他斑駁的記憶里,真正能想起的最無邪的時光便是和二哥在溫泉山的日子。

    雙珠池,高高的燈宮將飄蕩的水面照得波光粼粼,恍如隔世。可惜一切都不會是從前了,他再也不想回到漠滄那個虛假的地方,他也不想再帶著面罩活下去,他要找回真正屬于他的那些光景。

    回想起這些,漠滄無痕的眼里開始慢慢透著堅定,眼前粼粼的水波在他心中已經安定的像一塊冰層。一雙眉宇之間,似乎凝固著一種渾然天成的滄桑。

    身后,他的二哥似乎又不老實了。借著一股強大的力量,漠滄無痕挽著澡巾金蟬脫殼般從水中一躍而起,整個身子如行云流水般貼入一席白色的睡袍。徑直地往外走去。

    “四弟,不許跑!”漠滄無塵一副錯失良機的神情出現在池面,朝離開的四弟大喊。

    漠滄無痕此時已然換上了一件金黃色的錦袍,正玉立在寢殿,就差最后一步將玉帶扣上了。未料,二哥的雙手猛地從身扣住自己的前身。轉瞬,整個身子已經和他的身子糾纏在一起,在榻上輾轉著。

    漠滄無塵的手順勢將旁邊的的簾子拉上,準備再一次為四弟更衣,微弱的氣息喘息道:“阿痕,你知道嗎?我足足等了十年了,現在你終于長大了。”貼身的距離,他感受到四弟高挺的鼻梁下生出了驚慌的氣息,他等不了了,急切呢喃:“阿痕……你懂二哥的意思嗎?”

    “二哥,你又在拿我開玩笑。”漠滄無痕嚴厲道,矯健的身子騰空而起,一把拉開簾子,順勢取了脫落的玉帶,往榻下走去。

    漠滄無塵慌亂的眸子立刻鎖住了他準備離去的背影,伸手拉住他飄起的長袖,不舍地喊著:“阿痕”

    突然,手中的長袖飛了出去,漠滄無塵的手心好像徹底失去了什么,他日思夜想渴求的東西

    好像一下子就消失了,他再也抓不住了。漠滄無塵驚慌地看著自己的雙手,手中的寒意似乎侵襲了自己那雙原本溫暖的眼睛。

    漠滄無塵猛地跳下塌,他不想一切已經近在咫尺然后不翼而飛,他不想再日思夜想用其他人聊以慰藉,他更不想一夢十年最后只是大夢一場。

    越思越不甘,漠滄無塵追了出去。

    燈宮明明滅滅的室外,急促的腳步聲一步步踏進,緊接著的便是兩個狠狠的巴掌聲,驚飛了窗外正在嬉戲的飛蛾。

    漠滄無塵出來之時,只見鶯鶯遮著半紅的臉跪在地上,淚眼翻騰卻始終不敢落下。

    迎面而來的漠滄無霜一腳將只裹著一條睡袍的漠滄無塵踢倒在地,憎惡的雙眼盯著他道:“非要我把你打死嗎?漠滄無痕是你同父所出的四弟,他可是你的親弟弟!”

    “親弟弟”三字猶如悶雷震驚著倒在地上的漠滄無塵。

    他等了十年,等著長大的人是他的親弟弟,他心心念念的人是他的親弟弟,他大夢一場的人是他的親弟弟。

    可他怎么會不知道。

    風塵府里這么多美男子,為什么偷走他的心的人偏偏是漠滄無痕,為什么會是那個他明知不可為卻仍控制不住要去對他好的親弟弟。

    漠滄無塵徹徹底底倒在地上,嘴角潑出一抹冷笑。耳畔,漠滄無霜他的親妹妹走了。

    “鶯鶯,取酒來,我要喝酒!我要喝酒”任性的聲音驚動著鶯鶯的每一根神經。

    她從地上爬起來,不敢違背地取來了一壇酒,放在榻上。咕咕作響的酒杯倒映著她那雙哭紅的眼睛。倒酒聲一陣陣傳來,耳畔仿佛是漠滄無霜烈烈的巴掌聲。

    看著倒在地上的公子,他那雙本該亮麗的桃花眼如今卻黯然失意,就像城闕下的塵埃。她理解公子,公子明明知道他愛的人是自己的親弟弟,可他還是會不由自已的去愛他,一邊是滲透骨髓的愛,一邊是背負著的人倫道德,兩者就像他心里的一把刀,總在某個時刻折磨著他。太子殿下就像是毒,公子這幾年來,看著太子殿下一點點長大,已經漸漸長成了他想要的樣子,內心中的毒也就越來越深,無可救藥。

    而她心里竟好像也有相似的刀,自從漠滄無霜知曉公子的心意后,這幾年來,漠滄無霜無數次叮囑過自己,牢牢看住公子,想方設法讓公子離太子殿下遠遠的。可是她卻只想讓公子開心,她特別迷戀公子的笑,而這種笑只有太子殿下出現在公子身邊時,她才能看見。她知道她已經無數次背叛了漠滄無霜。

    她很清楚,自己和公子中的是同一種毒,如果再不自救,他們都會死。

    漠滄無塵打翻了已經溢出酒的杯子,捧起整個酒壇子,將酒壇子高高舉起,灌入口中,任憑凜冽的酒,灑在自己那張羨煞旁人的臉上。

    兩只微醺的桃花眼慢慢地闔上,他終于安心地睡了過去。

    漠滄無塵睡得昏昏沉沉,又是噩夢連連。
排列五app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