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真相,鮮血淋漓

    “娘,拿到藥了!”急切的嗓音像一根小火苗,“嚓”的一聲,照亮了一家人的心。

    母親閃動著一雙淚眼,連聲道:“好,好,桃兒有救了,桃兒有救了。”

    柳氏著急接過白餌手里的藥,擦干了眼角的淚。但白苓不在屋子里。

    漆黑漸漸壓了下來,大家吃了點東西后,喝了藥的小桃桃已經醒了。

    “到底是年輕人,身子骨好,血液旺。”母親看著恢復得很快的小桃桃,嘴角也難得地笑了。

    柳氏抱著小虎子哄睡著后,小心安置到床上,床上擺著一只白生父親送給孩子的滿月布偶,是一只大笑的小老虎。白生父親希望小虎子能像這只布偶一樣虎虎生威,所以就把孩子的乳名取為小虎子。

    “這還得多虧白餌,及時找來了藥。”柳氏坐到母親身邊,接上了母親的話,聲音很輕。

    “是啊,我的餌,長大了。”母親欣慰地看著白餌,覺得心里很踏實,又道:“如今受著風人的壓制,都在狼口邊生存,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隔壁給桃兒看病的衛大娘,以及肯給餌藥的那個”母親一下子語塞,想不起名字了,下意識看向白餌。

    白餌楞了一下,思索了片刻,回:“祁掌柜!”聲音很大,好像在掩蓋什么。

    “對,還有大善人祁掌柜。這兩個名字咱們都得好生記著,不能忘了別人這份天大的恩情。”母親接著說。

    “什么祁掌柜!分明是那個負心人何輒!”

    凄厲的聲音從院子里傳進來。

    白餌坐直了看向進屋的三姐白苓,沉下來的臉像被大雪壓斷的枯樹枝,一片冰冷,兩個通紅的眼睛,像被針扎過了似的。

    “三姐,你在說什么?”白餌聲音有些顫抖。

    柳氏和母親趕忙拉住了白苓的手,憂心忡忡地問:“苓兒,你這是怎么了?”

    “你敢否認今日給你藥、送你回來的不是何輒嗎?”白苓扯著嗓子質問,淚珠再次崩落,“晚時我去外面找你,雖然親眼看見那一幕,但我不相信自己的妹妹會和她的姐夫好上,可是到現在你還在拿什么祁掌柜來唬人,我突然就信了!從頭到尾,你分明就在欺騙我,欺騙你的親姐姐!”

    白苓的話在心壓了好久,自從她看見那一幕后,她就躲在院子里一直哭,一直想,深深覺得自己看到的不可能是真的。可何輒似乎已經在自己的胸口插了一刀,而這把刀確實是她親妹妹遞的。

    床上睡著的小虎子的腳突然抽搐了一下,顯然被爭吵聲驚醒,哭聲慢慢從嘴里出來。柳氏趕緊哄孩子。

    母親嚇了一跳,責問:“苓兒,你在胡說什么?她是你的親妹妹,你怎么能這樣說她。”

    白餌站了起來,解釋:“三姐,何輒是在我拿藥的路上碰見的,他擔憂我和小桃桃的安危才送我回來的,我和何輒并不是你想的那樣!”

    解釋有什么用,不過是越描越黑,白餌從未見過三姐這般模樣,她早料到或許將來有一天三姐會知道何輒的真實心意,但她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么快,她用大大小小的謊言來阻止姐妹反目成仇,可謊言本來就是假的,注定敵不過真相。

    小桃桃躺在床上,嚇得幾乎不敢說話。

    “你們要是心里沒鬼,既至門口,他又為何不敢親自進門看看他未過門的妻子!”白苓逼問道。

    難道要裸的告訴白苓何輒不愛她的事實?還是要坦言何輒已經投靠了風人,然后再狠心勸她放棄何輒?白餌想了很多,但怎么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理由。

    小虎子哭聲漸大,柳氏緊了緊眉,擔憂爬上心頭,但總覺

    得這種擔憂和以往的擔憂不同。

    “三姐姐你錯怪四姐姐了,若是四姐姐真的喜歡何輒哥哥,那天晚上四姐姐就不會拒絕和他一起走!”小桃桃終于勇敢地提起嗓子,一心為白餌辯解。

    白餌驚了,她想起了秦淮出事的前一個晚上,原來她和何輒的對話被小桃桃聽見了。

    小桃桃的話像大雨將至的天空,驟然電閃雷鳴。白苓坐在地上,兩個淚眼直直地看著小桃桃、白餌、母親、柳氏,他們的臉上有趣地掛著同一種表情,默契感十足。她猝然開始不停地失聲抽笑。

    簪子是假的,她和何輒的婚事是假的,何輒的心更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逃亡的路上她什么也沒帶,唯獨帶了那件不可方物的鮮紅嫁衣,那可是她日日夜夜她放在枕邊心心念念的嫁衣啊!母親不知道,何輒更不會知道,呵,她突然覺得真的好滑稽,好諷刺。

    簪子掉了下來,再也挽不住青絲。

    “跳!給我跳下去!”

    隔壁傳來的動靜讓一屋子的人都大驚失色,白餌和母親跑到窗戶邊瞥了眼聲音傳來的地方,是衛大娘一家和一群風人!

    大難臨頭的信號在所有人眼里閃過。

    “快把燭火滅了!還有門窗,關緊!”母親壓低了聲音。

    小虎子越哭越厲害,哭聲像一把把刀子扎在所有人本就稀巴爛的心里。

    透過窗戶的縫隙,只見衛大娘被推到隔壁院子的井口邊。

    “跳下去,快跳下去!”

    “你們這些天收的狼崽子,你們會遭報應的!你們會遭報應的!”

    “噔!”

    衛大娘落井了。

    小虎子的哭聲斷斷續續,柳氏捂著。突然,其中一個風人的眼睛掃向白家老宅。

    一家人驚愕地埋下頭,小虎子掙扎的神情在他們瞳孔里越放越大。母親眼淚直流,沒有聲音。小桃桃已經嚇暈了。

    風人押著衛大娘的幾個媳婦,腳步聲越來越近,小虎子的聲音越來越小。

    汗從額頭一直滑到孩子的臉上。柳氏直勾勾地看著自己的孩子,手捂得越來越緊。

    沒聲了,一點聲都沒了。

    腳步聲慢慢的,慢慢的遠了。

    柳氏的手緩緩松開了,上面沾滿了液體。

    柳氏看著床上那只紅色的小老虎,小老虎露出了兩顆虎牙,笑得特別開心,告訴他們:“你們看,床上那只小老虎,笑得多開心,就像小虎子一樣。以前每次小虎子哭,他爹爹都會在旁邊給他搖撥浪鼓,搖著搖著他就不哭了,但他要纏著我給他唱小童謠,我唱呀唱,唱著唱著,他就睡著了,這個時候,他爹爹就會把小老虎放在他身邊,陪著他,一起睡”

    白餌看向那只真的在笑的小老虎,整個心都碎了,小虎子才不到一歲,才來這個世界不到十二個月,還沒來得及開口清楚地喚一聲“娘親”,還沒游遍秦淮這片生養他的熱土,還沒嘗過各種口味的美食,他就這么的死了,被自己的親娘活活捂死的,而他的父親還是生死未卜,更別談見上孩子最后一面。這簡直要把嫂子逼死。

    白餌知道,嫂子十八歲入白家的門,生兒育兒,孝敬公婆,對待白家這幾個妹妹勝似親生,一個媳婦做到這個程度也當堪稱典范,老天怎么可以給她這么一個殘酷的打擊?但嫂子又能如何,因為一個孩子引來一群風人,讓白家五口老老少少都陪葬?這種罪孽恐怕輪回幾世都贖不完。她忽然明白,自從漠滄風國蠶食秦淮那一刻起,這個世道就注定不公。

    白餌一下子把母親和柳氏抱住,三個人哭成了淚人。

    白苓看著那具幼小的尸體

    ,眼里充滿了恐懼,整個人僵在那里。她不敢相信殺死孩子的兇手是孩子的母親。不,一個母親怎么可能會親手殺死自己懷胎十月、用母乳一點一點喂大的孩子。她想了又想,是風人?還是誰,這樁慘案的背后必然有一個兇手,何輒的背叛和孩子的死像兩根注定不會平行的線,無盡延長。

    整件事情在她腦子里不斷循環。

    她深深覺得自己已經被逼到絕境,心里莫名有一股壓迫力不斷刺激心里的最深處,而所有反擊的念頭似乎紛至沓來。而何輒好像就是這股壓迫力,她那么愛他,可結果呢?想到這里,何輒徹底激起了她的恨。

    風刮了一夜,雪也下了一夜。天色漸亮,整個秦淮慢慢蘇醒,夢魘卻一直延續著。

    家里根本就沒什么食物了,桌上只擺了一鍋沒有多少粒米的白粥,早飯清淡得不能再清淡,但就這個處境,白餌明白,有口水喝條件都算不錯了。

    一家人圍在桌前,碗里的食物沒怎么動過。

    白餌看著母親和柳氏一副懨懨的神情,勸了又勸:“娘,嫂子,你們多少吃一點吧,這樣下去可不行。”

    母親和柳氏只是搖了搖頭,并沒說話,要說的已經寫在了臉上。

    發生這種事情,誰又能一下子承受得住,何況白家這幾年向來無病無災,日子過得貧困,但也順風順水,這或許也是大部分人渴求的日子。但,災難忽地降臨,母親和嫂子作為家中長者,心里的壓力必然是最沉重的,她們肩上扛的責任太多太多,但凡有一點閃失,都覺得對不起任何人。想到這里,白餌覺得好難過,她真的好想撐起整個白家,可自己的背脊卻那么小。

    “都是因為何輒,”白苓咬著牙,嘴里念著,“我去把他殺了。”

    白苓憤憤地走進后院,出來時,手里拿著把菜刀,有些磨損但很鋒利。

    白餌還沒來得及攔住,白苓拿著刀已經奪門而出。

    “餌啊,快去攔住你姐姐,”母親急得錘了錘桌子,“可別讓她犯傻!”

    外面到處都是風人,白餌冒險出去好幾次都險些被抓,白苓根本不熟悉外面的情況,但這樣貿然地闖出去,肯定要出大事。細思極恐,白餌沖了出去。

    昨夜下過雪,路上的腳印已經翻新,起初還好,都是林地,人暫時很少,可到了東市,風人漸漸多了起來,戒備心不得不加重。

    人突然就跟丟了。

    白餌鉚足了勁地跑,最后一次見到三姐是在東市花街巷的拐角。

    東市那么大,處處都是風人的身影,走一步都可能會有危險,風人的長鞭根本不長眼,風人的彎刀又曾饒過誰,各種壞結果在白餌腦子里控制不住地瘋長。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當那些遍布東市的餓死的、病死的或者被打死的軀體尸骨還未寒時,花街巷里卻是歌舞升平、鶯鶯燕燕、一派紙醉金迷的景象。

    繞過花街巷,對面傳來的尖叫聲讓白餌定住了,正對著的樓閣很精致,樓上立著幾個肌膚如玉、姿態婀娜的女子,她們揮舞著手里的帕子,嬌聲媚笑,往樓下左顧右盼。

    四個軍官像四匹餓的發昏的狼不斷拉扯著白苓的衣裙,嘴里滿是污言穢語,刀已經被踩亂的雪掩蓋了一個角,白苓正被一點點的拖上樓下大門的臺階。

    白餌猛地抬頭,心跳漏跳了一拍,藏嬌樓三個字刺痛了她的眼。

    藏嬌樓,那是一個妙不可言的天堂,釋放了無數男人的野性,同時也是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埋葬了無數女子的芳華。

    三姐若是入了藏嬌樓,這比殺了她還可怕。

    但,那是風人,慘無人性的風人。
排列五app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