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以前有個好老師

    清晨時分,帶有些許稚音的朗朗讀書聲連綿不絕,六層教學樓統共有二十九個班級亮著燈光,白熾燈光透過窗戶灑在外邊尚有昏黑的校園花壇里,整座校園都彌漫著學生的齊聲朗讀。

    在教學樓的整個一層和二層左邊的位置,有七個沒亮燈的班級,黑黑的半點讀書聲也沒有,這七個班級以前呆的是高三的學生,參加完高考的他們,如今或許是在家里又大又軟的床上做著美夢,或許是到了某個城市打暑假工,又或許是已經開始了自己的上班生涯,總之第三高級中學對他們來說,已經是要用‘母校’兩個字形容的地方了。

    時光匆匆,彈指一揮間。

    教室。

    人聲鼎沸。

    “解析法就是用數學表達式表示兩個變量之間的對應關系,列表法就是列出表格來表示兩個變量之間的對應關系……”

    有名帶著黑框眼鏡的男生,捧著筆記高聲朗誦。

    除了這名同學以外。

    就在江南左前方,有名扎著馬尾的女孩,穿著樸素干凈,臉蛋微紅,同樣大聲背誦著,“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彌望的是田田的葉子。葉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月光如流水一般,靜靜地瀉在這一片葉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霧浮起在荷塘里。葉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過一樣;又像籠著輕紗的夢。”

    優美散文嘛,女孩最喜歡了。

    “荷塘月色。”

    江南讀著書,耳朵卻聽到了女孩的讀書聲,對數學不感興趣偏科語文極其嚴重的江南,從那女生背出第一句話開始,就聽出了這是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江南閉著眼睛雙腳微動,這首散文,他也喜歡啊。

    江南嘴角噙著笑意,聽那女孩背誦荷塘月色。

    聽著聽著,江南忽然想起了讀高一時發生的一件事,那時因為上課玩手機,被當時的語文老師發現并且給沒收了,那時的語文老師不是老張,是另一位姓王的大叔。江南清楚記得手機被王老師從手里抽走時的感覺,就像腦袋宕機一樣空空白白的,其實,江南不是怕玩不了手機,而是怕王老師把手機交給班主任,班主任通知自己的母親呀,母親難過時的眼神,是江南覺得讓自己最痛苦的東西。

    江南記得,那時自己的班級還是高一二班,在高高的四樓,那天江南下課后跟著王老師跟到樓下,又跟王老師跟到了教工宿舍樓下,那天江南沒說求老師當下就把手機還給自己的話,只是穿著那雙不再嶄新的運動鞋,跟在王老師身后一直小心翼翼碎念念道,

    “老師。”

    “能不能別給我班主任說呀?”

    “我保證以后上您的課不玩了,今天是我做錯了,不該上課玩手機的,手機就放您這兒,到放假了再給我,我拿回家就不再拿來了行嗎?”

    “行嗎……”

    江南就一直跟著。

    就在王老師推開家門,進屋后關門的剎那,王老師看著跟了自己一路的江南,淡淡道:“中午放學前,你要能過來給我把今天上課講的蘭亭集序背下來,我就饒了你這回。”

    到現在那個喜悅勁兒都忘不掉!

    江南那天一上午的課間都沒出教室門,只是捧著書一字一句的背,完全是硬啃,最后皇天不負有心人,江南終于是在中午放學前敲響了王老師家的門,王老師當時圍著圍裙正在準備做飯,看見江南點點頭,就讓孩子進了家。

    “背吧。”

    “蘭亭集序,王羲之。永和九年,歲在葵丑,暮春之初……”

    對老師點點頭,江南雙手貼著大腿,開始了背誦。王老師背朝江南炒菜,西紅柿雞蛋和粉條燉豬肉的香味兒很快把整個客廳弄的都是,等到江南背完忐忑的等消息時,端菜要往客廳去的王老師,深深看了眼江南,說道:“雖世殊事異,不是雖世事殊異。”

    “過了。”

    接著王老師突然笑了,輕松道:“算你過關,對了,中午你師娘不在,坐那兒吧,一起吃飯。”

    江南呆呆站著。

    意想不到。

    哪怕頭發半白的王老師是系著圍裙端著菜,身上讀書人的那股儒雅氣也半點沒受影響,當時沒記錯的話,王老師應該是又笑罵了句,“老師都在端菜,你學生還站著?快盛飯去!”

    教室。

    江南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輕聲道,“好嘞。”

    那天,天氣晴朗,萬里無云。

    王老師那天對自己說,“蘭亭集序兩節課間的功夫就能背下來,腦子這不是挺管用的嗎?江南呀,手機真沒什么好玩的,要不你好好學習一段時間?你都不去努力,怎么就知道自己不行呢。”

    那頓飯好香啊。

    不知道為什么就是覺得香!

    從那天以后,江南學習確實大大的進步了一段時間,但很可惜,分班以后江南沒能再榮幸的當王老師的學生,聽王老師傳道授業,有時候離開一個人,活出來的就是另一種人生。

    身邊的同學們還在高聲背著,遠處天邊升起的朝陽已經開始朝大地投落光芒,先前黑漆漆的窗戶那邊,如今變得霜白,天亮了。

    江南不知什么時候,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來。

    但突然,他那睡著的臉上露出濃濃的笑,大拇指無意識的挺了挺,呢喃道,

    “我兩節課就能背下蘭亭序,真是猛啊。”

    真是猛。

    但可惜了。

    ————

    學校的早飯時間是七點三十到八點,早自習結束的時間因此也在七點三十,江南和韓旭是被尹建磊和趙宗勝喊醒的,二狗和360還在呼呼大睡,誰也叫不醒他倆。哪怕是夏天,早上該涼還是有些涼,江南緊了緊身上的外套,跟身邊的幾個朋友朝餐廳走去。

    “錢還剩多少了?”江南問道。

    “七百。”

    尹建磊朝手心哈了口氣,哆嗦道,他太愛臭美,只穿了短袖就跑出來。

    江南默默算了算,自己和尹建磊還有趙宗勝,以及韓旭和360二狗,一共六個人,每人每月二十一天的伙食費大多相同,都是三百上下,一共一千八,現在三個星期才過了一個星期七天,就只剩七百了,搭伙吃飯,增進了友誼卻空落了錢包呀。

    第三中學同學之間拜把的行為很多,江南這伙兒只能算普通,同樣是高二,在六班有一伙兒猛人,除了他們自己班就有是個兄弟以外,另外高二每個班都有兄弟,約莫快三十人,平時一到課間,擠到廁所附近抽煙的全是他們那伙兒。

    韓旭突然道:“晚上還去不?”

    尹建磊瞪著眼睛看向他,道:“還去?不睡覺不要命了?”
排列五app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