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意氣

    班主任張月嫻,算是江南在學校為數不多的幾個十分懼怕的人,其實用懼怕這個詞來形容不太合適,但學生面對掌握自己生殺大權的班主任,尤其是在剛犯過錯的時候,心里懼怕總歸要超出尊敬一點。

    班主任到自己班上學生的宿舍檢查起床情況,其實并不是學校的硬性規定,有的老師不想來便不來,有的老師想來便來,全看個人喜好。教江南班上的語文老師就是張月嫻,江南有時會感覺自己很不幸,同時遇到老張和老周這兩個主科老師,因為這兩個老師對學生太負責了,負責到連學生起床都要不時來檢查,但有時江南又會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這兩個老師對學生太負責了。

    好壞都是因為太負責,聽起來很矛盾,但其實就是學生一念之差的事情。

    江南高一時不懂。

    現在有點懂了。

    但卻發現還不如不懂的好,起碼以前跟現在不一樣,不會動不動的就難過自責,但江南不后悔,這并不矛盾,想念以前就礙得著現在后悔嗎?并不會。

    “我去!”

    “快!”

    “猴頭,我褲子是不是掉下去落你床上了!”

    “又他嗎落我枕頭上了,真夠味兒啊!”

    “嘿嘿。”

    ……

    宿舍里亂成一團。

    高中的孩子都處在人生中精力最為旺盛的一個階段,寒冷冬天都可以只穿條牛仔褲過冬,更不要提燥熱的夏日了,晚上睡覺個個身上都只是穿著一條短褲,聽到班主任馬上要上來,怕羞的男孩們生怕穿的不快,被自己的班主任看到些什么,孩子們總覺得自己已經是大人了,他們也渴望長成大人。

    “阿……”

    “呼……”

    通宵玩了整晚,才睡下頂多半小時的江南雙眼惺忪,止不住的打哈欠,困意壓抑不住的直往腦子里竄,朦朦朧朧的,江南就覺得有個絕世美女在自己腦子里軟言細語,勸自己躺下再睡會兒。

    搖了搖頭,驅散腦中念頭,江南加快了穿衣動作。

    “篤。”

    “篤篤篤。”

    連續兩道敲門聲響起。

    門外站著的就是班主任,男生宿舍樓除了班主任沒人會敲門敲的這么溫柔,江南沉重困意頓時煙消云散,三下五除二穿戴整齊,床鋪靠近門的江南走到門前回頭看了眼宿舍的其他人,確定都穿的差不多了這才把門打開。

    門外站著個女人,見到這女人瞬間,江南露出一口白牙,笑道:“老師早。”

    “嗯,早。”

    張老師點頭道。

    她眼神平和,很快就把宿舍里的學生們打量了一遍,她鼻尖微動,不動聲色的聞了聞身旁站著的江南身上的味道,站在班主任身前的江南關注著老師的動作,見此心里一陣后怕,要不是回來后忍著困意清洗了下身子,這一聞就要完蛋。

    遠處的360坐在床上,瓜皮發型還沒經過梳理,此刻像極了一塊被雞啄過的瓜皮,他小眼睛帶著股凌晨起床的困意,但又恰到好處的閃著光芒,被班主任掃視時,還佯裝淡定的撓了撓頭,透著一股子機靈勁兒。

    嘿。

    別管什么手段。

    能經常偷跑出來上網還不被抓到的學生,哪個沒絕活?

    四班的男生一共有二十三個,老宿舍每間四張雙人床住八個人,也就是說張月嫻老師除了檢查江南這個宿舍以外,還有其它兩個宿舍要檢查,沒看出異樣的張老師,開口說道:“行呀,都醒了就快點洗漱去教室,早上的腦子最機靈管用,別把時間都浪費了。”

    江南笑道:“好嘞老師。”

    班主任皺皺眉頭,女人的直覺讓她總覺得江南不對勁,可一來這孩子現在就活潑的站在這兒,沒癱在床上起不來,二來身上清清爽爽的沒半點異味兒,看上去正常極了,她掛出笑容,道:“好,快點洗漱別遲到。”

    直到張老師背影消失在下一間宿舍,江南這才收回目光,回馬槍的事情班主任不是沒做過。

    經過這番鬧騰,覺是肯定補不了了。

    無奈下。

    江南走到水房接了幾捧涼水,狠狠搓了搓臉頰,直到最后的那點困意也被強行壓下去后,江南這才跟兩三個同學結伴走出宿舍樓,一樓的出口處人影綽綽,摩肩接踵,學生們的交談聲甚至要壓過校內正在播放的歌曲,猶如煮沸的開水,目之所及,盡是學生前往教學樓的那黑壓壓的身影。

    教學樓高六層,每層六個班級,江南所在的高二四班在教學樓三層的靠右位置,離宿舍樓不遠,兩樓上的人都能清晰的看到彼此。江南目光望去,只見自己的班級燈光早已亮起,里邊還有學生走動,其他班級也莫若如是。

    走到教學樓前,江南沒著急上去,而是站在樓下等待著什么。

    很快。

    學生接二連三的下樓。

    晨練。

    開始了。

    江南并不反感跑步,年輕人就是要多活動活動身體才行,可是才洗過澡不到一個小時就要跑的大汗淋漓,江南心里實在有些不舒服。

    教學樓前的廣場上很快就站滿了隊伍,江南看著空了近乎一半位置的廣場,心里莫名有點感觸。

    高三的學生已經都畢業放假了呀。

    “轟轟轟。”

    “轟轟轟!”

    操場那邊傳來整齊劃一的踏步聲,那邊的都是高一學生,時間相對高二高三的學長來說總算多些,操場和教學樓間的距離有點遠,劃給高一的學生正合適。

    “預備——”

    領隊喊道。

    站在隊伍第一排左邊,戴著紅袖章的是班長韓哲豪,負責領跑,此刻隊伍整理完畢,前邊三班的腳步也動了起來,他喊道:“跑!”

    學生們腳步抬起又落下,轟轟烈烈的晨練由此開始。

    “一二一!”

    “一二一!”

    “一!”

    “二!”

    “三!”

    “四!”

    “一二三四!”

    領跑先喊,而后班里的學生喊。

    江南站在隊中,也跟著高呼,胸中的困意和不精神,都隨著一聲聲高呼宣泄了出來,跑一圈共喊四遍,江南一次比一次喊得高聲,到最后一圈時,江南額頭滿是汗水,胸襟盡是快意。

    回到班里,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江南擰開水杯蓋子大大喝了口水,旁邊班里還有自己班里一些動作快的學生,已經抱著書本朗讀起來,江南忽然也想讀書,于是他翻開課本,借著白熾燈散出的光亮,朗聲道,

    “廉頗藺相如列傳!”

    “……”

    “秦王因曰:“今殺相如,終不能得壁也,而絕秦趙之歡;不如因而厚遇之,使歸趙。趙王豈以一壁之故欺秦邪?”卒廷見相如,畢禮而歸之。”

    “……,后三月,王翦因急攻趙,打破殺趙蔥,虜趙王遷及其將顏聚,遂滅趙。”

    后邊韓旭用筆戳了戳江南。

    江南聲音頓止,回頭看向韓旭。

    睡眠不足的韓旭臉色蒼白,一股有氣無力的樣子,但他仍噙著狡猾笑意,對江南打趣道:“你聲音再放大點,我怕睡不著。”

    “了解。”

    江南點點頭,加高音量,

    “我弄死你呀!”

    遠處天邊云霧翻騰。

    旭日東升。

    煌煌泱泱。
排列五app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