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顧傾

    不算大的早餐店,生意卻是很好,附近早起的居民與早起來學校的學生來來往往,店里的幾張小桌椅始終沒空下來,粥飯清香與各種小食的味道摻雜在一起,令路過的人大多饑腸轆轆,忍耐不住坐下,點上碗熱騰騰的粥飯大快朵頤。

    江南夾起一塊雞蛋布袋,輕咬了口,雞蛋布袋表面的酥脆和油膩一齊擠了過來,里邊的雞蛋由于面袋的保護,沒有被油溫炸熟,半生半熟的沾在面帶上,雞蛋清特有的那種滑膩于入口的瞬間抵消了面袋的燙,面粉的麥芽香甜隨著咀嚼緩緩出現,又夾起一筷清清爽爽的蘿卜絲,放入口中,早就饑腸轆轆的江南在此刻非常滿足。

    “顧傾。”

    “不吃飯了?”

    用勺子攪動著八寶粥,盡量讓糖化開的江南,看了眼女孩說道。

    被江南叫做顧傾的女孩眉梢挑動,手臂放在腿上,托著下巴,一雙靈氣十足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瞧著江南,笑眼盈盈道:“吃飯?不吃了,秀色可餐嘛。”

    女孩聲音清澈空靈,像幽幽深山中的一抹清泉,沒有半分雜質。

    “噗……”

    360幸好才把口中的粥咽下去,不然坐他對面的尹建磊怕是要被噴一臉,此刻被粥嗆了一下的360滿面通紅,手握成拳輕錘胸膛,憋的很辛苦。

    “傾姐,要是想讓我們先走,說一聲就行了,這是干什么,弄的我兒子差點把飯都吐了。”

    韓旭翻了個白眼。

    “草。”

    還在低頭喘氣的360猛的抬頭,對韓旭道:“狗兒子又沾你爹便宜。”

    韓旭想要回懟過去,但卻發現背著白書包的顧傾,不知何時把目光挪了過來,有些心虛的笑了兩聲,韓旭果斷端起粥碗和小食,朝另一處桌子走去,很快桌上,就只剩下江南和顧傾兩人。

    江南自顧自吃著早餐,沒有半點被顧傾言語擾動的樣子,直到韓旭等人離開桌子,江南這才放慢動作,看向顧傾,說道:“你吃不吃?我吃完可就要走了,再墨跡等下真的不等你了。”

    顧傾站起身,對江南道:“我在家吃過了,行好,我先走了。”

    說罷。

    她真的轉身離開小店。

    江南喝了口粥,看著顧傾高挑背影,神色平靜,沒有半分意外。

    顧傾。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她很漂亮,身材也好,可以說整個第三高級中學比她全方位都好的女孩很少,特別少,連江南最初不認識她時,也同樣認為她是令人看了就忘不掉的美女,她學習成績好,身材好,長相好,就連家庭條件也好,幾乎是完美的代名詞。

    所以當這樣的女生向自己第一次表露好感時,江南撓撓頭,再三巡視了下除了會打游戲,還有哪里好的自己。

    總不會是因為顏值吧?

    搞笑。

    怎么可能。

    “滴。”

    轎車鳴笛。

    江南朝鳴笛那邊看去,熟練的擺手告別。

    一輛白色的轎車,緩緩駛去,顧傾坐在駕駛位,面容清冷,看著前方還有些距離的學校,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

    “走了。”

    吃過飯。

    江南站起身子,招呼韓旭他們四人離開。

    小店距離學校有兩個街口,約莫八九百米的距離,此時天還未亮,兩邊的商鋪除了這家早餐店沒有一家開著的,路上人影綽綽,盡是些跑伙生以及翻墻出來上網的學生在回學校,跑伙生是家就住在附近的學生,只要家長和老師達成溝通,就可以讓自己的孩子上過晚自習回家,早自習歸校,顧傾就屬于跑伙生。

    走過一條街,學校大門出現在江南視線之中,校門前的電子門開了條足夠兩個學生同時經過的小縫,同時還有一個身著制服的保安站在那里,一個一個檢查過往學生的跑伙證明,此路對于跑伙生以外的學生非常不通,甚至有可能會被保安留下直到打通班主任電話證明身份后,才能被放進學校。

    學校門前是條小路,不時有兩兩三三的學生偷摸著順著路往左邊走,左邊走五十米有條小路出現,順著小路往里邊走有堵墻,墻里就是學生的宿舍樓,江南出來上網回去就是從這里翻回去,起床是六點十分,現在才五點三十,速度快的話,還能睡上半小時,總算聊勝于無。

    路上遇到幾個學生,互相對視一眼,輕輕點頭。

    都懂。

    告了別,各自返回自己的宿舍。

    江南脫下潮濕的衣服,放在盆中,準備中午回來洗洗,學校沒有熱水,想洗澡只能去校外的澡堂,身上被雨水淋濕,再加上網吧的煙味,很不舒服的江南提起一壺熱水走向水房,混著冷水大概沖洗了一下,這才感覺清爽許多。

    “呼……”

    “舒服。”

    洗干凈的身子滑滑的,躺在鋪好的被褥上,用毛巾被蓋好肚子,沉沉困意頓時如潮水涌來,江南眼皮沉重,失去意識進入夢鄉前,閃過一個念頭,

    “早自習要不別去了。”

    黑沉沉的宿舍樓,只有樓道里的燈在散著橘黃色的低沉光芒,一間間沉寂整晚的宿舍,隨著最開始時的幾聲窸窸窣窣的微響,緩緩的變的愈發的大,最終,刺耳尖銳的起床鈴聲徹底打破沉寂,無數學生起來洗漱互相打招呼,整座學校都開始逐漸蘇醒過來。

    除了宿舍樓燈光亮起,在起床鈴聲打響的同時,教學樓上也倏然亮起盞盞光芒,那是早起來學校的跑伙生,在允許亮燈的第一時間把燈光打開,此前沒亮燈的時候,他們都是用手電筒打燈光,用以照出桌面上書籍的字體。

    “江南。”

    “起床了起床了。”

    同寢的一個同學,穿著三角褲走到江南窗前,彎腰搖晃江南道。

    才睡了半個小時,朦朦朧朧睜開雙眼的江南看著身前朋友,擺擺手輕聲說道:“沒事,你去收拾吧,今天學生會檢查宿舍樓的人我認識,昨天去上網了今天多睡會兒。”

    翻了個身,面朝墻壁躲開刺眼燈光的江南,正準備繼續睡,可隨之而來的一句話,讓江南一個機靈就坐了起來。

    “我看到老張進宿舍樓了!”

    老張。

    班主任!

    江南伸手抓來準備好的褲子就往腿上套,宿舍的其他同學聽到老張的名字也是嚇的一抖,連最愛賴床的360也一個鯉魚打挺坐了起來,手忙腳亂的套衣服。

    班主任老張,是個四十歲的女人。
排列五app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