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翻學校高墻

    “嘩嘩嘩!”

    “轟!”

    雨勢兇猛,夾帶滾雷。

    豆大雨滴連珠串線的揮灑下來,教學樓的走廊上已經滿是雨水濺濕的痕跡,平日里熱鬧喧囂的晚自習課間,今晚罕見的只有零星人影走過,且個個都是裹緊身上的衣服,腳步飛快。

    整棟教學樓燈火輝煌,人影幢幢,可卻因為這大雨,有些怪異的沉寂。

    “唉。”

    韓旭看著窗外,深深嘆氣。

    他眉頭緊鎖,目光遠眺,不知道的同學還以為他是在為不久后的月考發愁,但江南知道他其實是在為怎么去網吧而憂慮,瓢潑大雨,宿舍樓外的小泥路,可沒有那么好走啊。

    講臺上的周老師,如今坐在桌前批改試卷,經過兩節課不停的講題兼回答學生的提問,已是中年的他也有些累了,囑咐學生們把自己剛講的題溫習一遍后,便只等放學鈴聲響起回家休息。

    班里偶然有些小動作,周老師也不過是眼神警告,不再那么嚴肅。

    “唉。”

    韓旭再次重重嘆氣。

    他咬著筆桿,手指輕輕戳江南道:“你說外邊的雨這么大,待會兒可怎么去啊?”

    江南回首,看了眼班級后邊墻上掛著的鐘表,只見時間已經到了晚上九點四十三分,距離第三節晚自習放學,也不過只剩七分鐘,原本江南也以為這夏天的雨,來得快去得也快,可怎么都沒想到這都下了兩節課了,還在下!

    “等吧,反正等下還要回宿舍,不等熄燈老師檢查完,你敢走?”

    江南道。

    說罷。

    他挺起胸膛,兩臂后伸,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兩節課沒活動的身體發出咯嘣咯嘣的脆響,筋絡伸展開的舒爽讓江南舒服的瞇起眼睛,低聲哼了出來。

    “嗯……”

    旁邊的女同桌聽到低哼,臉頰微紅。

    后座的韓旭還是愁眉不展,他沒別的愛好,就喜歡打個游戲,如今五黑約好了,癮也勾起來了,要是因為這突如其來的大雨導致計劃流產,韓旭感覺今晚怕是要郁悶到失眠。

    “誒!”

    “雨這么大,晚上還去嗎?”

    不知何時,韓慶豪也就是被韓旭稱為360的男生,悄悄從班級后邊的空隙處摸了過來,他身高約莫一六五,發型像頂著塊瓜皮,兩邊的臉蛋略有些嬰兒肥,紅嘟嘟的,就是眼睛不大,讓他失去了成為正太的資格。

    韓旭冷不丁被人拉衣角嚇一跳,沒好氣道:“肯定去啊!晚上回宿舍等通知就行。”

    360沒馬上走,拉了拉韓旭衣角,問:“關鍵咋去呀?”

    韓旭無奈看了眼窗外,嘆口氣,道:“等雨停吧,反正離熄燈還早。”

    360點點頭,“那行,我回去了,等會兒放學一起走啊。”

    “沒問題。”

    說罷。

    準備原路返回的韓慶豪抬頭看了眼講臺,頓時身子一僵。

    周老師不知何時看了過來,此時正巧與360四目相對,看了眼時間,周老師也懶得多說,淡淡道:“韓慶豪,你離開自己座位干什么?去后邊站著。”

    “哦……”

    韓慶豪縮縮脖子,乖巧走到墻邊。

    離下課只有幾分鐘了,站一會兒還不是小意思,正好坐的也有些屁.股疼,就當是松松筋骨。

    周老師搖了搖頭,繼續批改試卷,對這種學生他沒有辦法,根基失去的太多,再者學生自己也不愿努力去補習,這種情況付出的再多也是徒勞。

    時間流逝。

    “叮!”

    “鈴鈴鈴!”

    “嘩!”

    樓道旁的老舊鐵鈴發出清脆響聲,整棟教學樓陡然像變了個世界,喧囂熱鬧到極點。

    五層的教學樓,每層都有七個班級,學生們摩肩接踵從教室門口魚貫而出,人聲鼎沸,上了三節晚自習的學生早已疲累,不多時,兩個還算寬闊的下樓通道便變得冷冷清清,只余數道身影。

    班里。

    韓旭收拾好,問江南道:“你今天還去檢查不?”

    江南點點頭,無奈道:“沒聽老師說今天不檢查,應該要去。”

    說話間。

    第二節被周老師叫到講臺講題的齊英嵐,走了過來,她眸子眨動,問江南道:“收拾好了嗎?收拾好就過去,要到集合時間了。”

    江南拿著紙筆,點點頭:“走吧。”

    韓旭見怪不怪,他和360跟在江南和齊英嵐身旁,一起下了樓。

    雨幕垂落,樓前低些的地方已經有了積水,韓旭對兩人擺擺手,道:“那我先回去了。”

    江南說道:“好,你倆路上慢點別滑倒了。”

    韓旭此時已經撐開傘,和360一起走進雨中,聽到江南的話,他沒回頭,只是朝后豎了個中指。

    樓前腳印重重,每天的這時,是江南與齊英嵐為數不多的單獨相處時刻。

    學校高一時從各班選拔學生會成員,江南和齊英嵐與班里另一位原是五班的副班長,都是高一進的學生會,只不過江南和齊英嵐是紀委部的成員,那位副班長是文藝部的成員。在學生協助老師維持校園紀律的第三高級中學,學生會紀委部的成員,大多都人緣很好。

    慢慢,又有幾名男女從樓上下來。

    “人都齊了吧?”

    “齊了。”

    高三帶隊的學長學姐,點人問道。

    一行十人撐著雨傘,拿著手電筒,腳步略快朝操場走去,是的,去操場抓熄燈前作風不端的小情侶,就是江南目前的主要工作。

    不過今晚雨大,不說小情侶有沒有心情,就是帶隊的高三學長學姐,也沒檢查的心思,所以眾人匆匆繞著操場走了一圈,就算了事。

    江南和齊英嵐從高一就一個班,組內別的成員又是其他班的,齊英嵐自然是與江南站在一起回去。

    男女宿舍樓相近。

    就要分開時,江南不經意借著宿舍樓傳來的光亮,看到了齊英嵐此時的樣子。

    她簡單的綁著馬尾,兩邊青絲垂落,被雨水濺起的水漬打濕,貼在白皙臉頰上,順著看去,脖子修長,面容姣好,一抹橘黃燈光從雨幕中打來,朦朦朧朧,還似有淡淡清香傳來。

    這一刻。

    江南突然很想吻她。

    但他最終笑道:“明天見。”

    齊英嵐微微一笑,“嗯,明天見。”

    到底是保持了禮貌。

    江南拍了下額頭,轉身走進男生宿舍樓。

    熄燈時間是十點四十,等江南洗漱后走回宿舍,熄燈鈴剛好打響,盞盞燈光唰的一聲就統統熄滅。

    執勤老師和學生檢查宿舍是十一點。

    十一點二十分鐘,江南對今天執勤的學生會朋友打了個招呼,一行五個人先后以上廁所的樣子離開宿舍樓,而后熟悉的找到墻上的縫隙,翻出學校的高墻。

    雨水嘩嘩打在幾個人身上,但仍澆不滅幾個少年胸中的火熱
排列五app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