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年

    “那個,大家把心都收一收,張老師待會兒有事要處理,就不過來了,第二節和第三節的晚自習換成數學晚自習,現在大家把今天發下來的試卷給拿出來,我們著重把卷上的幾個大題給梳理溫習一遍。”

    “別不情愿,這都是很可能考到的地方,往年說不準,但今年我特別確定!”

    教室。

    一名鼻梁上架副黑框眼鏡,長相很有理科感覺的一名中年男老師,推開教室的門徑直走上講臺,對幾乎要趴到桌面上的學生們說道。

    他笑容親切,起碼他自己這樣覺得。

    “唉。”

    “天啊。”

    “怎么又有事,我想背文言文,我想張老師啊!”

    “太好了,我就喜歡學數學。”

    “?”

    “打他!”

    教室里的學生們在見到數學老師身影的一剎那,心就猛地一顫,等到本該是語文的晚自習課,被數學老師拿走的消息徹底被證實后,學生們更是個個面露苦色,怨聲載道。

    語文固然是需要背誦,然而和巨費腦細胞的數學比起來,語文書倒是突然變得可愛起來了。

    “嘭嘭嘭。”

    “安靜!”

    發型有些港臺風的數學老師,用黑板擦敲了敲桌面,坐在講臺前第一排中間的兩名學生,幾乎同時嘴唇微微上揚,屏住呼吸,等待顯眼的粉筆塵埃消散。

    學生嘰嘰喳喳,數學老師顯然見慣了這幕場景,他收起笑臉,隱藏在黑框眼鏡下的雙眼,帶著股漠然把教室里每個角落都掃視了一遍,課堂很快安靜下來,就連平時調皮搗蛋的學生,也不由自主的熄了火,撇撇嘴表達不滿后趴在桌上假寐起來。

    “好。”

    “下邊開始講題,打開卷子的第四頁第十七題,過拋物線y2=2px(p>0)的焦點F的直線與拋物線交于A、B兩點,O為坐標原點,直線OA的斜率為k1,直線OB的斜率為K2.”

    “兩個問題,一:求K1,K2的值。”

    “二:兩點向準線做垂線,垂足分別為A1、B1,求∠A1FB1的大小。齊英嵐,這道題你的解答方法很正確,來上講臺給同學們講一下你的思路。”

    數學老師口若懸河,說話間就在黑板上把繁雜的圖給畫了出來。

    “好的老師。”

    一名坐在課堂中央位置的女生,點頭站起,她低聲向同桌借過,而后走上講臺,對老師微微點頭問好后,開始有條不紊的講題。

    這女孩長發剛好披肩,丹鳳眼,瞇起來時倒也有點唬人的氣勢,臉型鵝蛋,身高目測有一六七左右,氣質婉約,才高中就有了美人的苗頭。

    班里幾名原本打算假寐的男生,聽到老師叫女孩講題,立刻睡意全消,抬起頭裝作不在意的偷看起來。

    “呼……”

    課桌挨墻,說不上靠前也說不上靠后的中庸位置。

    一個剪著碎發的男生低頭打了個哈欠,他泛著水光的眼睛看了眼講臺上的女生,微微一笑,這女孩長的挺美,也挺努力,他挺喜歡這樣自立自強的女孩。

    但喜歡不是愛。

    對吧。

    男生剪著碎發,五官清秀,膚色白皙,看起來清爽干凈,出彩的是他有雙桃花眼,笑起來干干凈凈很有親和力。

    他看了眼講題的女生,便收回目光,重新看起桌上的那本高考滿分作文書,至于試卷,被他放在一旁,以備數學老師走過來時用做遮擋。

    臺上的數學老師姓周,講課很負責任,江南挺佩服這種犧牲自己作息時間,來給學生講課的老師,但佩服歸佩服,好久沒認真學習過數學的江南,聽起那些直線拋物線就頭疼,就像聽天書一樣,如果說的是兵線,那他倒是有興趣聊一聊。

    數學就是這樣,錯過一節都可能連不上思維,更不要提江南這種好久沒認真聽過的學生。

    “啪。”

    一滴雨打在窗玻璃上,下雨了。

    江南換個姿勢,左臂枕著腦袋,右手不時翻頁書籍,聽著雨水打在窗玻璃上愈來愈急的聲音,隱隱有些困意。

    老師是不管江南這種類似自暴自棄的學生的,馬上高三,到時學校還會按照學生成績再次進行分班,他們要做的就是讓好的更好,中等變好,下等不變壞,雖然江南看起來清清秀秀,但成績說明一切,而且已近高三,只能嘆句可惜。

    “嘩嘩嘩……”

    “轟!”

    起雷了。

    雨幕讓夜色更加朦朧,遠處的村莊燈火像是飄搖起來,有些迷離。

    江南枕著胳膊,眼眸里的神采慢慢暗淡,困意升騰,聽著老師的講題聲和窗外的雨聲,緩緩閉上雙眼。

    感覺過了很久,但又覺得只是一瞬,班里的白熾燈還發著蒼白的光芒,江南感到身后有人拿手指戳了戳自己。

    “誒。”

    身后那人小聲道。

    江南睜開惺忪雙眼,看了下仍在講臺上的老師,回頭輕聲道:“怎么了?”

    身后課桌的同學叫韓旭,為人實誠,他不愛抽煙不愛喝酒,喜歡的愛好很少,甚至曾經有女同學跟他表白他都不怎么在意,當然,也可能是女孩的長相沒到他的心理標準,總之韓旭最喜歡的就是上網打游戲,最喜歡玩的就是英雄聯盟,跟江南分班前后都是一個班的同學,是江南很要好的朋友。

    韓旭眨眨眼,說道:“晚上有安排。”

    江南來勁了,動了下身子,問道:“都誰?”

    韓旭指了下同桌,又朝班里的幾個角落用了眼色,“360,二狗,還有尹建磊,我們加起來正好五黑。”

    聽著韓旭的話,江南在心底盤算了一下,那一起出去的三個人都是平日經常一起玩的朋友,關系不錯,可以安排。

    正要點頭說話。老師像是發現了這邊的動靜,朝這邊看了眼。

    江南裝作不經意的扭動脖子筋骨,像是聽課太久有些疲憊一樣,等到老師目光挪走,這才對韓旭輕聲道:“行,老時間去吧。不過先給你們說好,我晚上要打個單子,等打完了才能跟你們一起玩。”

    韓旭眉開眼笑,道:“你是王者,你說了算!”

    江南白了韓旭一眼,“每次到晉級賽就讓我幫你打,眼看你都鉆石了,酬勞還是包子和粥,你多少是不是有點摳門了?”

    韓旭瞪大眼,身子往后一撤,用一種很傷心的語氣道:“阿南,我們這么好的關系,你居然提這些物質上的東西,難道你跟我的友誼不是建立在精神層次上的嗎?!”

    江南靜靜看著。

    韓旭嘆了口氣,“別說兄弟摳門,明天早餐加烤腸好吧。”

    江南笑道:“你快滾吧。”

    雨水把窗玻璃全部打濕,形成一條條水線流淌而下,兩個人聊了這么久,卻沒考慮雨停不停的問題。
排列五app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