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 東周的滅亡(2)

    二,六國攻齊,秦國展開對齊的反擊。

    秦昭襄王一直對齊愍王組織五國聯軍的舉動懷恨在心,齊國不稱帝也就罷了,反過來還倒打秦國一耙,自己做起了好人。

    公元前284年,經過三年的精心準備,秦昭襄王聯合韓、魏、燕、趙、楚一共六國,奏響了齊國的哀樂。

    秦國總結了上次齊國伐秦失敗的原因,認為是齊國的決心不強烈,導致聯軍離心離德。秦昭襄王主動放棄了六國聯軍的主導權,推舉當時燕國的大將樂毅為作戰總指揮,意味著秦軍將完全聽從調度,指那打那,決不猶豫。

    秦昭襄王甚至還警告其他五國:“你們都好好打?不然我就打你。”

    這當然是句玩笑話,為的是再次表明秦國攻齊的堅定態度。各國免除了后顧之憂,都愿意甩開膀子跟著秦國干。

    六國聯軍的陣容空前,燕國的樂毅、趙國的廉頗、秦國的白起、隨便一個都是威震戰國的名將。反觀齊國,由于連年征戰,擴大地盤,國家戰力衰退,經濟疲軟,還把國際社會都惹毛了。這場戰爭的勝負,從開始就已經注定。

    六國聯軍揮師東進,在濟水遭遇了齊國的瘋狂阻截。齊國也知道據險而守的道理,可是齊國處在東部的平原地帶,只有濟水還勉強算得上有險可依。齊國集全國之兵于此,誓死捍衛這道最后的防線。

    齊軍有心抗敵,但是無力回天。六國聯軍在樂毅的率領下,強攻濟水,并且取得了輝煌的勝利,防守濟水西岸的齊國部隊全軍覆沒。

    戰爭進行到這個地步,已經取得了預想的結果,齊國的實力被大大的削弱,難以對其他六國構成威脅了。韓、魏兩國在這個時候,打起了退堂鼓。他們怕把齊國打擊的太狠,以后招來報復,提議就地分贓,然后撤軍。秦國和楚國是兩個大國,也想保存齊國的實力,用以牽制其他幾個小國,就紛紛回國了。

    不要以為齊國就此躲過一劫,聯軍雖然解散了,齊國卻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因為這次六國行動,由燕國的名將樂毅指揮。作為那個時代的久負盛名的將軍,樂毅有著對戰局、時事敏銳的洞察力。

    樂毅知道,這次只是打擊了齊國的有生力量。齊國的底子還很深厚,只有給它留一口氣,必定會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一個再次強大起來的齊國,會作出什么樣的報復行動,是誰也不能預料的。

    樂毅上書燕王,建議燕國孤軍深入,繼續對齊國進行打擊。趁著齊國新敗,繼續擴大戰果,爭取能攻占齊國。最不濟也要把齊國兩條腿打殘廢,讓它永遠站不起來。

    燕王也認為這是燕國崛起的大好良機,就下令樂毅全權做主,乘勝追擊。

    樂毅率領燕軍,創造了戰國歷史上的奇跡。他一舉攻下了齊國的70多做城池,打到了齊國的都城臨淄,嚇得齊王落荒而逃。雖然最后因為種種原因,被迫率軍回國,沒有完成滅亡齊國的使命,但是也讓齊國一蹶不振,從此再也掀不起什么風浪了。

    秦昭襄王第一次稱帝,所引發的后續事件到此結束。這次稱帝的寶貴經驗,讓他明白了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爭天下這種事跟誰合作都沒有用,只有單干。

    公元前256年,周王朝最后一任天子,周赧王姬延得了失心瘋,將東周置于死地。

    周赧王姬延繼位的時候,周王朝已經江河日下。他所統治的地盤只有三四十座城池,3萬多人口。隨便挑出來個諸侯國,都比他“膀大腰圓”。

    特別是秦國的日漸強大,讓姬延整日憂心忡忡。因為秦國不斷發起對外戰爭,韓國、魏國、趙國已經有大片領土淪陷,加上秦國以前就有過稱帝的前科,這就讓周王朝的處境更加岌岌可危。

    雖然已經江河破碎,但周王朝至少還在茍延殘喘。周赧王姬延最大的夢想就是保住這樣的局面,千萬別讓祖宗的基業毀在他的手里。

    這個想法是很好,但姬延卻做出了一個錯誤的決定。他想學習秦國當年收拾齊國那樣,召集諸侯國一起攻秦。

    姬延先在自己的領地征召了一支5000人的隊伍,可惜沒有武器和糧草。他就向境內的地主們借貸,承諾他日班師回朝,要以雙倍的回報奉還。

    準備好了這一切,姬延向六國發出了“天子令”,約六國諸侯到伊闕會合,一起出擊。

    姬延的信心從何而來,我們不得而知。從西周滅亡開始,周朝就已經沒落。“天子令”這個東西,從春秋起就沒有拿出來丟過人了。那時候的歷代周天子就知道,他們已經沒有號令諸侯的能力了。

    姬延的5000人大軍在伊闕等了三個月,那些天風吹、日曬、雨淋,結果卻只有楚國和燕國派了幾萬軍隊來慰問了一下周天子,其他四國壓根就不把他當回事。

    姬延這次是貨真價實的窮折騰,秦國的幾十萬大軍都懶得動手。秦昭襄王給他傳了話:“你吃飽了撐的吧,沒事找事。”

    姬延鬧了個自找沒趣,悻悻的無功而返。回到了領地,比秦國更麻煩的事情在等待著他。

    姬延的王宮被人包圍了,地主土豪們手拿著白條,向他討債。

    姬延這次出征,是只出不進。一場仗也沒有打響,自然得不到戰利品,讓他拿什么還債?

    無可奈何的姬延就跑到后宮的一座高臺上躲債。姬延這個人對歷史的唯一貢獻,就是給我們留下了這個“債臺高筑”的成語。

    秦昭襄王雖然沒有和姬延開戰,卻派兵嚴密監管周朝的領地,防止姬延再小丑跳梁。至此,姬延才明白,秦國統一天下已經是大勢所趨,自己干脆投降算了,不僅能落個識時務者為俊杰,而且還可以向秦國國家銀行申請貸款還債。

    秦昭襄王不費一兵一卒,就得到了東周這份大禮。他封姬延為周公,成了秦國的下屬,東周王朝宣告倒閉。

    自古以來,亡國之君都是最遭人非議的。不過姬延情況倒是還好,跟夏王朝的最后一任君主夏桀、商王朝最后一任君主殷紂相比,他最起碼沒有落個暴君的惡名。周王朝雖然毀于他手,但畢竟是情勢所迫,并不是被他敗壞的。

    歷史總會制造無數的巧合,給人留下奇妙的想象空間。

    公元前256年,秦國滅了東周王朝,似乎預示著將來,必會有一個大秦皇朝取而代之。

    與此同時,沛縣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一個叫劉邦的嬰兒也降生了。大秦皇朝還沒有建立,老天已經為它的滅亡埋下了伏筆。

    全本書-免費全本小說閱讀網 wWw.QuanBen.net
排列五app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