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吞噬與反吞噬

    收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孫頭忍不住在心里面猜測道:“周先生不是犯病?那又為什么會突然變成這樣?難道是撞邪了不成?”想到這里,他忍不住打了個寒戰,猶豫了一下后,咬牙將戴在脖子上面的那塊玉墜給扯了下來,綁到了周曉川的手上。

    “你這是做什么?”袁煥山看的一頭霧水。

    老孫頭回答道:“這塊玉墜,是當初指點我發家致富的那位世外高人,送給我的護身符,據說有驅邪避禍的功效。現在,我將它系在周先生的手腕上,希望能夠幫助周先生早早擺脫困境恢復正常。”

    袁煥山一點兒也不認為那塊玉墜能夠幫到周曉川什么忙,但因為老孫頭也是出于一番好意,所以他并沒有阻攔。考慮了片刻后,他從兜里掏出手機打給了袁崇海,想要讓自己這位武癡三伯就當前的情況,來上一場‘遠程會診,。

    就在袁煥山和老孫頭各盡其力幫助周曉川的時候,周曉川體內的神秘能量已經被吸走了一半有余。并且這神秘能量的流逝速度,還變得是越來越快。

    隨著神秘能量的快速流逝,窒息感也越來越強,強的周曉川都快要承受不住了!

    然而,就在周曉川以為自己這次是必死無疑,都準備要放棄掙扎坦然面對死亡的時候,一道精純的靈氣卻突然進入到了他的身體之中,不僅幫他緩解了那股強烈到讓人難以承受的窒息感,還幫著他穩住了體內的神秘能量不再被蒼龍石像的靈氣江流所吞噬。

    “這道救了我性命的靈氣,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在緩了口氣的同時,周曉川也萬分好奇這道精純靈氣的來源。

    而他的這個疑惑也并沒有持續太久,很快便搞清楚了,這道精純靈氣原來是從他懷中那枚獸紋玉玦中釋放出來的。

    “沒想到,竟是這枚獸紋玉玦救了我的性命。”

    周曉川很慶幸當初在奇珍拍賣會上不惜千金將這塊獸紋玉玦給買了下來因為它不僅是幫著自己提升了神秘能量,更是在這關鍵時刻救了自己的性命。

    “不過現在的情況依然不容樂觀。雖然有了獸紋玉玦助陣,可我也僅僅只是勉強支撐一個暫時不敗的局面。想要徹底從蒼龍石像釋放出的靈氣江流下脫身,除非是有其它的助力不可。可是在這荒郊野外,怎么可能有其它的助力啊……”

    就在周曉川深感無奈的時候,一個完全出乎他預料的事情發生了:又一道精純的靈氣,進入到了他的體內。

    最讓周曉川震驚的是這道嶄新的靈氣在進入到了他體內后居然自行調整了起來,并最終跟獸紋玉玦釋放出來的靈氣,以及他體內的神秘能量產生了三者共鳴!

    這三者共鳴產生出的能量極大,不僅是讓周曉川一舉扳回了劣勢,將剛剛被吸走的神秘能量給奪了回來甚至還反倒吞噬起了從蒼龍石像中釋放出來的這道浩瀚洶涌的靈氣!

    “你剛才吞噬我體內的神秘能量吞噬的很爽嘛,風水輪流轉,現在該我來吞噬你了!我吞,我吞,我吞吞吞…···”周曉川自然不會放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全力催動神秘能量以加大吞噬力度。

    當然在瘋狂吞噬靈氣之余,周曉川也沒有忘記查查在關鍵時刻來幫忙的那道靈氣的來頭。

    結果讓他很是驚訝:“這道讓我反敗為勝的靈氣,居然是從系在手腕上的這枚玉墜中釋放出來的。不過,這枚玉墜又是怎么回事?從哪里來的?我可是從來都沒有佩戴過玉墜的啊······”

    剛才老孫頭為他系上這枚玉墜的時候,他正被那股強烈窒息感給折磨的死去活來,所以并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情。

    雖然對玉墜的出現和來歷很是好奇,但周曉川也很清楚現在并不是研究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必須得抓住這個機會,集中全部精力來催動神秘能量,以吞噬從蒼龍石像中釋放出來的靈氣。在這道不友好的靈氣徹底消失之前,他半點松懈也不能有。否則,大好的局面就很可能會被葬送掉!

    時間就在這吞噬靈氣的過程中飛快流逝著。

    小半頭鐘頭之后,夕陽徹底落到了地平線下天色也隨之徹底的暗了下來。

    在最后一縷夕陽的光芒從神龍殿中消失后,破敗不堪的神龍殿立刻陷入到了漆黑的環境中。

    這之間,竟然連一個過度的過程都沒有。

    夜幕籠罩下的神龍殿,很有幾分陰森的感覺,再加上山風時不時從那破敗的墻壁和屋頂吹進來‘嗚嗚,作響,證人不由自主就會想起鬼片或恐怖片里的場景。

    老孫頭忍不住縮了縮脖子,雖然這幾天的氣溫比較炎熱,但此時此刻,他卻是感覺到了一股讓他毛骨悚然的寒意:“袁先生,天已經黑了,難道我們還要這樣啥都不做的繼續等下去?是不是想點什么辦法,來幫助周先生脫離困境啊?”

    “要有辦法可用的話,我早就已經用了。”袁煥山苦著臉回答道,他剛剛本來是想要給袁崇海打個電話,看看能不能夠從袁崇海那里得到點幫助。可讓他失望的是,身為武癡的袁崇海,居然說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所以也沒有經驗、辦法可供參考。

    雖然袁崇海表示,他會立刻趕過來襄助。但問題是,他人并不在省城慶都市,而是在隔壁天南省的臨普市,離著省城慶都市的距離可不近,就算再怎么著急趕路,沒有一天的功夫也趕不到省城。想要等他來幫忙,那真是等到黃花菜都涼了。

    “嗯……”

    就在兩人想破腦袋商量著該怎么辦才好的時間,一個聲音突然從他們旁邊傳出,嚇了他們一大跳,袁煥山更是‘錚,的一聲就將唐刀從刀鞘里面給抽了出來,并擺出了‘烈虎刀法,的起手式,蓄勢待發,一旦發現情況不對勁,便進可攻退可守。

    “煥山,別緊張,是我。”

    聲音再度響起,卻是那么的熟悉。

    袁煥山立刻放下了手中舉著的唐刀,滿臉驚喜之色:“周哥?你恢復正常了?”

    這個突然出聲嚇了袁煥山和老孫頭一跳的,不是別人,正是周曉

    在聽到了袁煥山關切的問詢后,他先是點了點頭,回答道:“嗯,我恢復正常了。”隨后又苦笑了起來:“嗨,這話怎么聽著有些別扭呢?”

    三人相視莞爾,忍不住笑了起來。

    笑過之后,袁煥山好奇地問道:“周哥,你剛剛到底是怎么了?嚇了我和老孫頭一大跳。”

    “抱歉,讓你們為我擔憂了。”周曉川也沒有要隱瞞的意思,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向兩人講了一遍。

    “靈氣?那是什么東西?”老孫頭雖然博古通今,但畢竟不是武者,對靈氣并不了解。

    袁煥山向他簡單的講解了一下什么是靈氣,隨后將目光投向了神龍殿里面供奉著的那尊蒼龍石像,半是驚訝半是不解的說道:“這尊蒼龍石像里面居然藏著一股差點兒將周哥你性命都給吸走了的靈氣,難道說這石像也是一尊靈器不成?對了,周哥,既然這尊蒼龍石像釋放出的靈氣相當強橫,你最后又是怎么脫身的呢?”

    周曉川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說實話,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脫身的。在當時那種情況下,我想要脫身,就必須得將蒼龍石像釋放出來的靈氣全部吸光才成。因為這靈氣實在太過可怕太過強橫,一旦對它稍有松懈,必將遭到反撲。可是,我要真的將全部靈氣吞噬,又只會落得一個爆體身亡的下場。因為以我現在的實力,根本就容納不了那么多的靈氣。就在我處在兩難之境的時候,天色突然暗了下來,而那道靈氣也隨之消失。消失的速度之快,消失的程度之大,甚至是讓我產生了一個‘那靈氣從來就沒有存在過,的錯覺······”

    袁煥山不解的皺著眉頭,說道:“怎么會這樣?我還從來沒有聽說過,這靈氣跟天黑天明還有關系。”

    周曉川在吐出了一口濁氣后,望著那尊蒼龍石像,心有余悸的說道:“不管怎么說,我也算是躲過了一劫。要是那道靈氣不消失,繼續這么僵持下去,不管最終是我吞噬了那道靈氣,還是那道靈氣吞噬了我的生命,結果都只有一個……”

    雖然他沒有說那結果是怎樣,但袁煥山和老孫頭都很清楚。

    “噢,對了,這塊玉墜是從哪里來的?”周曉川舉起右手上系著的那塊玉墜,向袁煥山和老孫頭詢問道。

    在剛才那最為關鍵的時候,就是這塊玉墜中釋放出的靈氣,幫助他反敗為勝,非但沒有損失神秘能量,反而還吞噬了好些靈氣。只不過,因為他在不久之前,才分別從獸紋玉玦和靈藥材上面獲得了大量的靈氣。所以,這一次他雖然吞噬了不少靈氣,卻并沒有在第一時間將其跟神秘能量融合,而是轉存在了他周身經絡中,留待以后慢慢融合吸收。

排列五app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