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龍九子石像

    自從獲得了神秘能量后,周曉川就遇到了許多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所以,在聽了老孫,頭講的那段傳奇故事后,他便認定了這座神龍廟跟傳說中的那條龍有關。迫不及待的想要進去,看看能否找到一些揭開神秘能量面紗的線索。

    袁煥山和老孫頭緊隨其后,也跟著一同走進了這座破敗不堪的神龍廟。

    唯有卿二沒有跟著進去,只是站在破廟門口朝里面張望。那醉醺醺的面龐上面,居然是出現了一絲畏懼害怕的神色。

    只可惜,在這一刻,沒人注意到他這個醉鬼的反應。

    走進到了這座神龍廟里后,周曉川三人方才發現,別看這座廟位置偏僻又破破爛爛,可它占據的面積還真不小。

    在走進了廟宇大門后,是一個寬敞的院子,居中一條青石板鋪砌的石板路。因為年久失修的緣故,這條石板路上的青石板,早已經變成了碎石,并被雜草所覆蓋。可縱然如此,還是能夠看出,這條石板路是筆直通往后方那座大殿的。

    大殿雖然早已經是斷壁殘垣、四處漏風的破敗景象,但匾額卻還懸掛在正中居高處,上面同樣寫著三個大字:神龍殿。

    看來,這座大殿,便是供奉神龍的所在了。

    在大殿兩側,則是一順破破爛爛、早已經不能夠再住人的客房。即便如此,還是可以看出,在這座神龍廟的鼎盛時期,香火還是很盛的。不然的話,又何必修這么多供給廟祝和香客居住的客房呢?

    除了大殿和客房之外,在這條石板路的兩側,還矗立著九尊石像。因為遍布青苔,又被雜草、蔓藤和蛛網之類的東西給覆蓋,讓人根本就看不清楚它們的真啟航街角水印實容貌。

    “這都是些什么石像?”袁煥山好奇的打量著:“難道是蝦兵蟹將龜丞相?可也湊不出九種來啊。”

    老孫頭也很好奇走到其中一尊石像前,伸手將覆蓋在石像上面的雜草蔓藤蛛網等東西給撥弄開,露出了藏在下面的石像真容。

    這尊石像看著就像是一只烏龜,但嘴巴里面卻有著一排尖利的牙齒。而且龜甲的形狀和花紋,也跟普通的烏龜不大一樣。當然最大的特征便是它龜背上面馱著的那塊巨大石碑。

    在看清楚了這尊石像的真容后,袁煥山不由的一愣:“這是什么……,赑屃嗎?”

    他雖然不信鬼神,但畢竟是國術世家出身。家學淵源,對傳說中的異獸神獸還是認識的。

    “沒錯這就是龍九子之一的頗質,又被稱作霸下。”周曉川在看了眼這尊頗質石像后,眉頭微微一皺,伸手將藏在自己褲兜里探頭探腦的老龜給拿了出來。

    看了看頗質,又看了看老龜,最后小聲的說道:“老龜,你這龜殼的花紋怎么跟這尊頗質石像龜殼的花紋一模一樣?”

    老龜顯得很是驚喜:“噢?是嗎?我跟頗質的龜殼花紋居然一模一樣?太可惜了,我從來就沒見到過自己龜殼花紋是什么樣的。”這倒是實話,就它那小腦袋小脖子,想要看到自己龜殼上的花紋還真不可能。

    驚喜過后,老龜又開始了腦補幻想:“哎,主人,你說我龜殼花紋既然跟頗質一模一樣那是不是說明我就是巔質的后代啊?要真那樣的話,可就太牛逼了!按照你們人類玄幻小說的路數來講,我豈不就成了神脈繼承者了?沒想到我的身啟航街角水印份居然這樣高貴!回去后一定要好好地炫耀炫耀,尤其是要讓砂子認識到我的身啟航街角水印份比啟航文字它更加高貴,看它以后還敢不敢欺負我!”

    周曉川忍不住笑了起來,毫不留情的打擊道:“行了,別在那里意淫了,就算你真的是巔質后代,也一樣要被砂子給欺負的。更何況,你只是龜背花紋跟這尊疑質石像有些相似罷了口”

    老龜臉上的興啟航街角水印奮與激動瞬間消失,兩只小、眼珠子里面盡是哀怨:“主人呀主人,你就不能讓我再多幻想一會兒嗎?捅刀子捅的太快了點吧!”

    周曉川不再理它,將目光投向了另外八尊石像:“看來,這個庭院里面矗立著的,應該就是龍九子了。”

    不知道為什么,老龜竟是暗暗松了一口氣,可惜周曉川的注意力已經挪到了石像上,并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而袁煥山和老孫頭,更加不會去注意一只烏龜的神情反應。

    自古相傳,龍生有九子,其長相、脾氣甚至愛好都截然不同。

    雖然龍的九子最終都沒能夠變成龍,但卻有著各自的神奇本領,威力甚至不亞于龍。

    老孫頭搖頭晃腦的說道:“供奉龍的廟宇我見過不少,但像這樣將龍九子一并供奉的,還真是少見的很。”這一刻的他,只恨自己來的時候,沒有攜帶照相機。無奈之下,他只有用手機的照相功能,將這座神龍廟里的奇特布局和景象給拍攝下來。

    袁煥山突然注意到,在九尊石像前面的荒草叢中似乎藏著有東西,動手清理了一下后說道:“你們看,在九尊石像前面都有一個石座,這是用來做什么的?”

    周曉川和老孫頭仔細一瞧,九尊石像面前果然是各有一個石座在,只是因為剛剛被荒草給遮擋住了,一時沒有發現罷了。

    “讓我看看。”老孫頭走到袁煥山清理出來的那個石座前,蹲下啟航街角水印身仔細的打量了一番后,給出了一個半定:“這是香爐座。看來,在這座神龍廟鼎盛時期,每一個龍九子的石像面前,都擺放著一尊香爐。”

    周曉川聞言眉頭一挑,忙問道:“老孫頭,你說那尊梭枕鼎爐,有沒有可能就是這九尊香爐其中之一?”

    老孫頭沒有急著回答,而是用手比劃,了一下石座的長寬,略作沉吟后回答道:“從這石座的大小來看,你的猜測很有可能。”

    “我靠,不會吧!”袁煥山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他知道周曉川的那尊梭倪鼎爐是件靈器,如果這里真有九尊對應龍九子的鼎爐,那豈不是說,這座神龍廟里曾經有過九件靈器?

    而且這九件靈器,還就是擺在露天里面供人上香用的。

    這尼瑪也太奢侈,太浪費了吧?

    震驚之余,袁煥山又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如果這里除了梭枕鼎爐外,還有著另外八尊鼎爐,那么這些鼎爐又跑到哪里去了呢?”

    他沒有辦法不關心這件啟航文字事情,畢竟那八尊鼎爐都有可能是靈器!

    老孫頭搖了搖頭,回答道:“誰知道呢?這座神龍廟看上去至少也荒廢了幾十上百年,另外八尊鼎爐或許也早就被人給偷出去賣掉了吧?咦,卿二人呢?怎么沒有跟進來?我還說找他問冉情況的。”

    直到此刻,三人方才發現,酒鬼卿二并沒有跟著一道進入這座神龍廟。

    “別是醉倒在外面了吧?”周曉川皺著眉頭說了句,同時邁妾朝著廟外走去。

    “這酒鬼真麻煩。”袁煥山嘟囔了一句,和老孫頭一起,跟隨在了周曉川身后。

    很快三人快走到了神龍廟外,看見卿二正坐在距離神龍廟大約有七八米遠的一個石塊上,大口大口的喝著手中那瓶白酒。

    袁煥山上前一步,奪走了他手中的那瓶酒,質問道:“你還喝呢?就不怕真的醉死在這荒郊野外?”

    如果在平日里,誰要是奪走了卿二手中的酒瓶,他鐵定要跟對方拼命。但是今天,他的反應卻很奇怪,一點兒生氣的跡象都沒有,只是催促道:“你們已經逛完了這座破廟,要走了是吧?好,好,我們走,趕緊走。”

    他此刻的表現,就好像是害怕著什么東西似的。

    袁煥山很是不解:“你在害怕什么呢?俗話說得好‘酒壯慫人膽”你丫都喝這么多的酒了,還有什么好怕的啊?”

    卿二哆哆嗦嗦,明顯在回避這個問題不肯回答。

    周曉川走到卿二面前,先是輕聲安慰了他幾句:“別害怕,有我們在,就算真的發生了什么事情,也會全力保護你的……”等到他情緒稍微平穩了一些后,這才問道:“我問你,當初你從這座神龍廟里面偷出梭倪鼎爐的時候,有沒有看到另外八尊鼎爐的蹤跡?”

    “沒有,我發現這里的時候,就只瞧見了那一尊鼎爐。而且我當時并不知道那是鼎爐,只以為它是一口大銅鍋,想要賣給收廢品的換點兒酒錢。再說了,這座破廟已經荒蕪了不知多少年,從里面搬點東西出來,也不能算是偷的,對吧?”

    卿二顯得很是著急害怕,似乎想要澄清自己的行為并不是偷盜。

    “你到底是在害怕什么?”周曉川不解的問。

    猶豫了一番后,卿二抬起右手,顫悠悠的遙指著不遠處:“它……,我怕它……。”

    周曉川三人齊齊扭頭,順著卿二手指的方向望去。

    一縷夕陽的光芒,在這個時候穿透了茂盛的樹林和破敗的房頂,照在了神龍殿里那尊蒼龍石像上……,

排列五app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