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因為你不懂

    第66章 因為你不懂

    林躍知道賀幼藏不會無的放矢,于是將心那略微帶點逞能的想法給打消掉,站賀幼藏的身旁靜靜的做一個旁觀者。

    “我來!”人群終于走出了一個人,三十多歲的年人。

    有人出來,人群立刻爆出了一陣熱烈的掌聲。

    廣州商人向出來的年人道了聲謝后,和對方一起走到一個擺東南方的一個桌子旁邊,桌子上放著一個香爐,里面燃燒著三根精致的香。

    兩個人沖著燃燒的香鄭重的拜了三拜,然后才開始解石。

    年人操作著切石機調整好位置,然后再眾目睽睽之下打開了開關,隨著切石機的慢慢的落下,一陣刺耳的“嗤嗤”聲充斥著整個街道。

    周圍所有的人,都隨著切石機的慢慢落下而變得緊張起來,這個關鍵的時候沒有一個敢眨眼,生怕錯過什么有紀念性的鏡頭。

    廣州商人臉色也變得微微有些緊張,不過多的是期待,期待還有隱隱的一絲自信。

    看著年人的解石動作,林躍不禁點點頭,和榮樂軒的解石工人的技術有一拼。

    隨著轟的一聲,毛料被切成了兩半,進入人們眼簾的赫然是灰白的巖石,光滑平整,似乎嘲笑著那些想一夜暴富的人。而剛才的綠意只是小小的一片。

    “唉……”

    人群爆出一陣嘆息聲。

    廣州商人的臉色變得很難看,陰沉的可怕。

    一刀一萬就這樣沒了!打水漂還有個聲響,現卻是一點聲音都沒有。

    干脆改搶著出價的商人們一臉的慶幸,幸好對方沒有賣,要不然賠的就是自己了。

    那個解石的年人面色尷尬的看著廣州商人,他心底還是很怕對方讓他賠的,但是看到周圍那么多人心的膽氣也足了些,畢竟對方可是當著面說的。

    看到切垮了林躍才慶幸的嘆了口氣,幸好自己沖動被人阻止了,要不然好事也變成了壞事,以后還是不能逞能。

    林躍看了一眼身旁的賀幼藏,現對方對解垮神情沒有一點波動,心想到恐怕對方知道那塊毛料會解垮才拉住自己的。想到這,林躍心充滿了對賀幼藏的感激。

    廣州商人低著頭看著地上切開的毛料,臉色引擎不定,后重重的嘆了口氣,艱難的向著解石的年男子擠了一個難看的笑容道:“謝謝,你可以走了。”

    解石的男子如釋重負,點點頭就鉆進了人群消失不見了。

    解釋結束,周圍的人都散開了,有慶幸,有同情,還有興奮,各種心情不一而足。

    后,廣州商人把廢掉的毛料換了五千塊錢,畢竟里面還是有翡翠的,然后神情落寞的離開了。

    “走。”賀幼藏說完率先走了。

    林躍追上前去,真摯的說道:“剛才謝謝。”

    “不謝。”

    “你怎么知道那塊毛料可能解垮的?”林躍邊走邊問出了心的疑惑。

    “我之前看過那塊毛料。”賀幼藏這次說的話比以往說的都要多:“那個商人想讓自己成名所以才有了當場解石的事情,不過他命不好,切垮了。”

    林躍點點頭,能成為賭石界的名人呢到哪里都會被人尊重,就像翡翠王一樣,所以很多的人為了一個虛名擠破了頭。

    其實林躍挺搞不懂他們的,悶頭大財多好,非要世人矚目干嗎?

    想不通的林躍猛的呆住了,直愣愣的看著賀幼藏,滿臉驚詫的問道:“呀!你今天怎么說這么多話了?”

    賀幼藏狠狠的白了林躍一眼,然后聲音清冷的說道:“因為你不懂。”

    剛才的問題還不如不問,問了被人嘲笑不懂,林躍頓時大感尷尬,忙咳嗽幾聲,將件事掀過去。

    “現回去,今天晚上領著你去一個地方?”

    說完不等林躍反應過來,賀幼藏徑直向著旅館的方向走去。

    “去哪啊?”

    林躍沖著賀幼藏的背影問道。

    可賀幼藏連理都沒理他……林躍無奈只好跟著對方會旅館休息了。

    今天不僅沒賺錢,還花了三十萬。這兩天下來算是掙了十萬,對其他行業來說兩天賺十萬絕對是高收入,但對擁有異能的林躍來說兩天十萬就是失敗。徹底的失敗啊。

    回到旅館后,林躍倒頭就睡,到了晚上七點被一陣手機鈴聲給吵醒了。

    林躍一看手機上顯示的名字,竟然是賀常和,睡意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難道出什么事了?

    林躍疑惑的接通電話,道:“師傅。”

    “哈哈,好小子,做的不錯,真沒想到你的運氣這么好,不,不對,不是你運氣好,而是上天對你善良的報答,哈哈……”

    入耳全是賀常和的大笑聲,這讓林躍加疑惑了,自己的師傅這是怎么了?

    等笑聲漸歇,林躍問道:“師傅,你這是怎么了?”

    “怎么了,夸獎你啊,我現都懷疑你是不是跟我學瓷器的而是跟我學賭石的。”賀老的聲音從沒有一點責備反而是充滿了欣慰。

    這下把林躍搞的不知所以了。他苦笑著道:“師傅,您有話還是直說,別弄得徒弟一頭霧水。”

    林躍的話音剛落,手機里就傳來賀常和清嗓子的聲音,隨即對方的聲音變得和以往一樣:“你把你今天生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說給我聽。”

    林躍雖然不知道自己的師傅為什么這么問,但還是把今天自己經歷的事情都說了一遍,但是惟獨沒說自己幫助了一個神志不清的人,連金卡也省略了。

    聽完林躍的敘述,手機里傳來了賀老的聲音:“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事隱瞞我沒說?”

    “怎么可能?”林躍心虛的說了一聲。

    “沒有?你就給我裝,我問你那個騰沖翡翠玉石街的神志不清的那個人哪去了?是不是被你送到福利院去了?”賀常和的聲音猛的提高了一個八。

    林躍聞言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這件事賀老怎么知道的。難道他今天打電話是因為這件事?

    想想剛才賀常和的反應,林躍心下已經有了判斷,賀老肯定是是沖著這件事給自己打的電話。全本書-免費全本小說閱讀網 wWw.QuanBen.net
排列五app哪个好